创造灵感

若你做着创意工作,我肯定你经历过这种困境:你应在自己毫无灵感时工作吗,还是该等待灵感到来后再工作?

我面对过这种情形许多次,无论是设计一款新电脑游戏,还是写作一篇原创博客文章。有时灵感会在最不适宜的时刻袭来,比如我凌晨3点躺在床上时。但若自己足够聪明,能好好利用当下灵感,我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做出大量高效工作。那种体验经常令人感觉时间永驻,卓越非凡,就像自己接入了某种更高层次的创意力量。但其他时候我则会坐在电脑前,感到空虚无聊,心烦意乱,或毫无灵感。如果试图强迫自己行动,我仍能完成一些工作,但产出的解决方案和想法,几乎难以像灵感状态下的工作那样优雅或精彩。大家听着是否熟悉? 继续阅读创造灵感

多相睡眠日志 — 第8-11天

由于自己的多相睡眠试验看起来相当顺利,我决定在过去几天给它一个更艰巨考验,以更好了解它的边界和局限。考虑到我只完成了一周的多相睡眠,这样做也许有点不够成熟,但机会就在眼前,自己便乘机行动。

上周妻子计划从周五到周一和女儿一同出城,到洛杉矶拜访一些朋友和亲戚。我原本打算跟儿子呆在家里,但因为觉得这次旅行是种很好的压力测试,可以看看当自己没法全天有床睡觉时,多相睡眠会有多实际可行,于是我选择上路出行。

我们全家四人几小时前刚结束旅行回家。以下就是针对多相睡眠,我的旅行报告:

在旅行途中,我没法坚守每隔四小时进行小睡的多相睡眠安排,所以必须更加灵活。有时我两次小睡的间隔会拉长到6个多小时,或要在妻子从一地开车到另一地时快速小睡一会儿。 继续阅读多相睡眠日志 — 第8-11天

知道即存在

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高效、时间管理和组织整理方面的事情吗?你本身非常高效吗?

你知道如何保持健康吗?你处于健康状态吗?

你相信自己生命应当服务于某个目的吗?你此刻活在这样的目的中吗?

你知道做个好人意味着什么吗?你是个善良有德的人吗?

你珍视勇气的价值吗?你是勇敢之士吗?

你珍视亲密感情关系的价值吗?你今天体验着一份这样的感情关系吗?

你珍视为他人服务的价值吗?你当前在为谁服务?

知道即存在

若你宣称知道某件在自己生活里并未清楚呈现的事物,你并非真的知道它。

宣称知道某件事物,但你并未真正体现,仅仅是知道那件事物的概念,而非知道那件事物本身。你可以理解高效、健康和勇气的概念,自己却没有高效、健康或勇敢的表现。但要想知道各种概念背后的真相,那些事物就必须在你身上体现出来。

知道便是存在。若你知道高效,就要表现出高效。若你知道健康,就要表现出健康。若你知道勇气,就要表现出勇敢。

概念只是真相投射出的影子。你可以知道一个影子的方方面面,对投射出它的事物却一无所知。研究影子会对找出真相有所帮助,但它只能指出真相的方位所在。

然而多少人都把无数时间和精力投入对影子的研究。他们变成影子研究方面的专家学者,拥有代表真相的各种概念知识,但对真相本身一无所知。

这些人宣称知道高效,却没有高效表现。他们宣称知道健康,却没有健康状态。他们宣称知道勇气,却经常害怕勇敢行动。

概念或是真相

你是知道概念,还是知道真相?

要想研究概念,请看向自己之外。要想研究真相,请把你的目光转向内在。投射为概念影子的事实真相,其实已经存在于你的体内。

当你理解概念其实是真相的投射结果,自己能通过概念追根溯源,那些概念才有用处。当你跟随各种概念回到它们的源头,就会发现一部分自我与那些概念深有共鸣。你知道一部分自我是高效、健康和勇敢的。从那时开始,追求概念知识不再有必要,除非你要把这些概念用作工具去教导他人。你已经知道真相本身。

查看原文

多相睡眠日志 — 第7天

我刚结束自己第一周的多相睡眠。从上次完整睡了一晚到现在,已超过175个小时。

一切继续运转良好。我今天的感觉甚至比昨天更棒。脑子不再有朦胧感。动作反应也恢复正常。过去一周里,我今天第一次出门开车而且毫无问题。考虑到我一周总共只睡了20个小时,每次小睡不超过30分钟,这种结果很让人惊叹。我肯定没有睡眠剥夺的感觉… 事实恰恰相反。

当困倦感袭来时,我仍会在凌晨3点进行全天第7个小睡。但每次睡过后都感觉更没必要这样做,所以我想很快就能脱离这次额外小睡。 继续阅读多相睡眠日志 — 第7天

多相睡眠 — 对读者反馈的回复

针对这次多相睡眠试验,现在我来回复一些读者提出的问题。

关于小睡的更多细节:在多相睡眠期间,我的每次小睡有大概15-20分钟的熟睡时间。当自己一躺下,我就会设定30分钟的倒计时闹钟。自己入睡通常要用5-10分钟,目前我能在闹钟响起前大概5分钟自然醒来(平均而言)。对于躺下、入睡、做梦、醒来和记起梦境的整个过程,我到目前为止的最短记录是13分钟。我给小睡设定30分钟的完整时间,是因为考虑了躺下起床和逐渐入睡要花的时间。但自己每天用在睡眠上的实际净时长,只有大概两小时。这简直令人惊叹。 继续阅读多相睡眠 — 对读者反馈的回复

多相睡眠日志 — 第6天

今天是目前为止感觉最好的一天。我的能量和警觉水平有了巨大跃升。现在我可以说,自己至少像完成单相睡眠后的感觉一样(处于从1到10范围内的10分水平)。我几乎无法相信在每天只睡2-3个小时的情况下,自己能感到如此清醒、警觉和精力充沛。我真希望10多年前就能发现此事。

我昨晚仍需在凌晨3点小睡一次(位于凌晨1点和5点的小睡之间)。在凌晨2点半,我又开始体验到巨大的困倦感,于是选择再额外小睡一次。我很确定自己1-2分钟内便已入睡。我仍能看到一些重要进展,因为在过去24小时的其他睡眠间隔期里,自己感到非常清醒和警觉。我猜随着自己能适应全天都保持清醒,这最后一段感到困倦的睡眠间隔期也将获得改善。进行单相睡眠时,我常在凌晨5点起床,所以凌晨1点到5点的小睡间隔期,通常是我以前会整体睡完的唯一小睡间隔期。我可能要花一些时间,才能让身体习惯在这段时间保持清醒。我发现在夜晚小睡间隔期末尾,而非开始时去阅读,会对防止困倦很有帮助。我在昨晚9点到凌晨1点的小睡间隔期里阅读了40分钟,这让我凌晨1点的小睡非常香甜,自己很快便已入睡。 继续阅读多相睡眠日志 — 第6天

多相睡眠日志 — 妻子视角

对于这次多相睡眠试验,我的妻子Erin也有想要分享的独特视角,这篇文章剩余内容就是由她所写。

大家可能想知道Steve在进行多相睡眠试验时,和他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子。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

Steve最初对我说这个想法时,我本来准备把它当做一闪而过的想法或点子置之不理。我并没想到他对此事竟然非常认真。但在他开始沉思讨论我们要如何调整日程安排,以补偿他的小睡需求时,我心里的警铃也响了起来:“啊哦,这人又要开始折腾咯!”他已想清所有安排,对我来说,这就是他严肃对待一件事的确定信号。Steve永远不会在任何事上半途而废。他会把自己完全沉浸在某件事里,以获得尽可能准确的理解认识。简单地说,他绝非浅尝辄止的人。

他决定小睡时间要安排在下午1点、5点,晚上9点,凌晨1点、5点,还有上午9点。我俩认为只用对平常日程做很小调整,就可以适应这种小睡日程。但我挺关心这个试验的身体安全方面。它就是看起来不太健康。Steve确实难以给我指出太多试验成功的人,而且肯定没人在有妻子和孩子的情况下取得过成功。我非常担心他会因睡眠剥夺问题而感到痛苦,但当他解释说自己能在每次小睡中实现REM睡眠,我才看到这件事也许会成功的可能性。 继续阅读多相睡眠日志 — 妻子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