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联系

两周前Rachelle与我在西班牙南部旅行时,和一些新朋友留住在一个三英亩的水果农场。由于当地天气实在太好,我们很多时间都坐在户外,尽享连绵起伏的青山和山下马拉加城的美景,同时吃着直接从树上摘下的新鲜鳄梨和桔子。

这里有张照片,你可以看看当地景色如何。

农场里有5只动物:一只小狗,两只小鸡,还有两只小山羊。我们刚抵达时,那只小狗就表现得非常友好,但其他动物似乎稍显冷漠。不过它们很快就跟我们热乎起来。

不管我俩是单独一人,还是一同坐在外面,不到几分钟,便会被五只小动物围绕起来,它们就像磁石一样被我们吸引。假如我们移动到农场其他地方,它们也几乎总是到处跟着。

小鸡们似乎很喜欢围着我俩打转,老从椅子下面突然出现(好像在说“惊喜惊喜!”)。偶尔它们也会跳上家具… 或在我看书时蹦到手臂上。它们还喜欢轻啄我的鞋子和裤子。

小山羊们好像对我俩尤其着迷。当Rachelle在我之后出屋闲坐,她常会发现自己座位上已卧着一只或两只山羊。我们在农场的日子接近尾声时,其中一只山羊自发从平地跳到我大腿上,在我两腿上站着保持了一会儿平衡。它把我认领为其休息地,看起来对自己如此骄傲。

有时我试着模仿山羊“咩咩咩”的声音跟它们说话。这会让它们欢快跑向我并兴奋回叫起来,就像在说“我们听见你啦!”虽然完全搞不懂我们用山羊语到底说了什么,但这种交流让我微笑意识到,在某种层面上,我们正在交往联系。

当与动物相处时,我经常会跟它们说话,部分是以我的语言,但更多时候就是用自身能量进行直觉沟通。它们当然无法用言语回复,但我很肯定地感到,它们也在用能量形式回答我。我确实非常享受和它们的对话交流。

在抚摸小鸡时,我会谈起它们的进化史:你们这些家伙都源自庞大的恐龙。你们祖先曾统治这个世界,而且是这片土地的王者。现在人类对待你们物种的方式简直就是耻辱;我很抱歉这一切发生在你们身上。看见你和我能作为不同个体彼此和平相处,令人感到欣慰。我希望自己这个物种里能有更多人怀着尊重对待你们,而非把你们视作财物和产品。我很抱歉你们兄弟姐妹遭受的所有苦痛。你们都是高贵伟大的生命。我能看出你们身上的美丽。

我越多与这些小鸡谈话,并和它们进行能量感应的交流,它们似乎就越对我感到好奇。它们常愿一边站在我脚上或身旁,一边打理身上的羽毛。

每天我都有数小时时间,陶醉于这种平和状态,还有身边动物、果树与自然美景的存在。

到户外看书时,我在太阳下坐段时间后便常感到有点炎热。但在阴凉处,又觉得有点太冷。我注意到那只小狗一般都在太阳下躺段时间,可能过10-15分钟,她又会转移到阴凉处再躺同样的时间。一天之中她会在太阳和阴凉处不断来回移动。我也开始模仿她的行为,在太阳下和阴凉处的椅子上轮流坐15分钟左右,结果这样令人感觉非常舒服。这也提醒我,有时达成平衡的最轻松方法,就是在极端情形间来回摆动。追随自然流畅的生活,不必意味着总沿一条直线前进。

我观察到两只小山羊(分别为兄妹)似乎总是待在一块儿,就像它们被隐形绳子拴成一对儿那样。我们从没见过一只山羊在缺少另一只陪伴的情况下独自闲逛。它们一般都在彼此20英尺(6.096米)的范围内活动,经常相距不超过5英尺(1.6764米)。躺下休息时,它们就让身体依靠在一起。但我们看不出任何一方处在领导地位,它们也从不彼此争斗。它们好像就是会同步协调。

山羊们彼此同步协调的方式,提醒了我人类可以怎样与现实世界进行同步协调(或不同步协调)。我们可以抗拒现实,与其争斗,或强迫它服从自己… 或者,我们可以直接放松下来,同它保持和谐。当现实放慢脚步,我们可以引领一段时间,它也许就会跟上前来。但当其跑在前方,我们放松下来随之而动,可能就是更明智选择。最好的情形,就是感到没有任何一方处于领先位置,我们的渴望都毫不费力地显现在自己当前时刻的体验中。

大多数时候,这些动物似乎并未参与明显的生存活动。它们有着充足的食物和饮水,也有着大量自由时间。在一旁安然观察它们如何利用自身时间感觉非常美好。

Rachelle和我待在屋里时,我便通过窗户观察那些动物。它们大部分时间都会四处走动、吃吃东西、喝喝水,彼此玩耍一番,在太阳或阴凉处休息放松。不过,当我们来到户外,它们似乎就更爱用大部分自由时间,只跟我们玩耍。

虽然它们偶尔有点喧闹 — 比如有只小鸡突然蹦到桌上将一个咖啡杯碰碎在地 — 但大多数时候,我从它们身上获得的感受都非常轻盈喜乐。那种感觉,就像它们仅仅想存在于我们周围,互相交往联系。其中没有索求。没有企图。没有期待。只是一种愿意分享存在的美丽纯粹感受。

我想最重要的是,自己享受这种体验的纯洁和朴素。它提醒我人类的感情关系,也可以有多纯净简单。当我们花时间彼此相处,分享存在和交往联系时,能有多轻松自然?

积极正面的交往联系可以自然而然,毫不费力地流动发生。我们可在分享能量中获得享受。我们可在彼此的光明和美丽中获得享受。

能被如此毫无索求、充满信任和未受污染的能量环绕,是多令人欣喜的体验,尤其考虑到这种能量有多么脆弱易碎。任何粗鄙、索求或猜疑的行为(或任何此类黑暗品质),都可能将它摧毁。

倘若能体验更多像这些交往联系一样,纯粹而生动的人类关系,那将是多大的一种喜悦…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