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文化

这个视频所展示的就是肉食文化的一个标准例子。

美国市场上销售的大概99.9%的肉食都来自视频中那样的工厂化农场。因此对肉食消费者而言,他们支持这些行为,就是件正常又平常的事情。奶蛋类素食者也对肉食行业的某些方面给予着支持。

只是为了做个比较,下面是纯素消费者版本的“屠宰场”情景

就个人而言,我对支持第二种场景毫不介意,但不想支持第一个视频里展示的内容。当看见某人盘中放着一块肉时,我也同时看到了它被摆上餐桌的整个过程。

植物不也会感受到痛苦吗?

有人争论说植物在被吃掉时也会感受到伤害。我刚好同意此观点。若我们对最小化植物所受伤害真的关心,就该直接把它们吃掉,而非将其研碎、喂给动物,然后再研碎动物并吃掉它们,这才算是大大减少植物所受伤害。如果不再把种植的农作物喂给动物,而是直接用来喂养人类,据估算,我们将有足够食物喂养整个星球五倍以上的总人口。所以假如你真的关心植物疾苦,就可通过直接吃掉它们,极大减轻植物受到的伤害。

减轻植物所受伤害的另一途径,就是在生活里更多食用水果,因为你不必杀死植物便可获取其果实。你能食用种类丰富的水果,甜味与非甜味的都可以,而且无需严重伤害生长出它们的植物。由于你的采摘,同一植物通常还能继续长出更多水果。

我不想假装自己对任何事物都不会造成伤害,也不认为这样现实可行。但是,我绝不认同这种观点:因为大家反正会伤害某些事物 — 植物、昆虫、细菌等等 — 我们就能心安理得地把那些小鸡扔进一盆血水之中。我认为更明智和现实的做法,是不断向着更清醒自知,更具同情心和更有生态意识的饮食之道靠拢。走出摆在我们面前的正确步骤。向着不断成长和改善前进,而非追求完美无缺。你我总能做出一些改进。我们也总可在今天做出比昨天更清醒自主的选择。

但食肉动物们也在吃动物…

某些人争辩道,既然有些动物以吃另一些动物为生,比如狮子会猎杀斑马,我们也可加入这些捕食者行列,在动物世界中做自己高兴的事情。假如你真的去捕猎,吃着动物生肉,只消费生存所需的肉食,这种争辩还说得通。但对食肉型动物行为和本能的模仿,远不能解释人类今天的现代肉食文化。这种文化是人类社会独一无二的产物,在动物世界的其他地方根本无迹可寻。

单说美国,每年就有90亿只动物会照第一个视频展示的流程被处理。这远非食肉动物自然世界中发生的情形,在那里被猎食者并未生活在牢笼中,它们至少还有机会试着自卫或逃跑。

假如你想争辩说,我们应该模仿食肉动物的饮食方式,从而正当化人类的肉食文化,我就鼓励你直接试试做段时间真正的食肉人类。清醒自主地行动。去捕食猎物种群中弱小的个体。看看这种饮食方式会将你带向何方。

不适感

正如我在上篇博客中分享的,有时在跟选择支持第一个视频内容的人一起吃饭时,我会感到不适、伤心,或者失望。由于我承认这就是自己那刻的感受,一些人便将我视为过激分子。

当我决定不参与视频1中展示的行为… 或在看到其他人继续支持这种行径时感到失望和伤心,你会因此将我视为过激分子吗?

我能被允许感受自己所感受到的吗?还是你更愿我有不同感受?我的不适感会让你感到不舒服吗?

无论别人怎样说,我会做出让自己感到最和谐一致的选择。此时此刻,我感觉允许失望、伤心和不适感存在那里,就让自己感到更和谐一致。我愿臣服于那些感受。

但Eckhart不这么想!

我不是Eckhart,不是Esther,不是Wayne,不是Deepak,也不是Tony。我从没让别人称自己为圣者。

我没想做个导师… 去启迪人生… 或诸如此类的事情。我就是个清醒成长的探索者,喜欢和人分享一路学到的东西。我从来都只以自己名义,在自己的网站和社交页面上进行个人分享。是否参与我的工作永远都是你的个人选择。照此理解,我有着扮演朋友和向导角色的潜在可能,但只在经你同意的前提下。

我1997年已是纯素主义者,从1993年开始成为素食者。这是我成长道路上至关重要的一部分经历,而且我期待自己将继续如此。

若你觉得我的做法对你并不合适,或发现我在这趟人生旅途上的想法和感受令你无法接受,请允许我提醒你,你一直都有远离我所做工作的自由。

也请注意我同时有做出此种选择的自由。如果我认定与你互动对自己而言感觉不再正确,可能也会脱离和你的联系,比如禁止你在我的社交页面上评论。当看到赞同残忍行为的信息发布在自己社交页面上时,我便发现无法接受。含有个人攻击的言论也是如此。对那些觉得可以在纯素主义者个人页面上做出这种行为的人,我为何还想跟他们继续互动?简单事实就是… 我不想。

我喜欢和在清醒成长的相似旅途上志同道合的人们互动。我无需与人争辩自己所分享的观点,也不期望你这样做。我在这些问题上遵守着一个简单原则:要么相互尊重,要么分开。当我意识到相互尊重不复存在时,我更愿尽快断开联系。慢慢出血不是我的风格。我发现在跟他人交往时,这种做法是平衡言论自由和防止恶意辱骂的合理处理标准,无论是在网上,还是面对面之时。你当然也有自由,选择在自己网站和个人页面上提出完全不同的处理标准。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所吃“食物”来自何处的信息,一些简单的搜索操作就能找到这些内容。我鼓励你找出食物来源背后的真相,让个人选择向着更高的诚实、同情心和力量感靠拢。也请不要误解推断,这一进程会结束于素食主义。这条学习和成长的道路将持续我们一生。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