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vs. 被动收入

许多人都对被动收入抱有限制性信念,认为它古怪、不寻常、复杂、令人费解。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赚取被动收入实际上并不特别困难。很多情况下,尤其是长远而言,与通过干份工作,或做个独立合同工相比,通过创建被动收入流来谋生要更加容易。

让人们觉得困难的地方在于,必须对赚取被动收入的思维心态感到舒服自如。

要解决这种心态问题,我们可以将它翻转过来,从另一侧看看其真实面目。

假设你就和我一样,对被动收入已感到舒服自如。请想象你每月都有成千上万美元进账,远够你付清个人所有开销。无论你是否工作,基于自己多年前创建好的被动收入流,新的收入都会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持续流向你。

请想象这就是你每天正常的现实生活。你已像这样一直生活了十几年。

现在,请再想象一位做着常规工作的朋友,试图劝说你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显得古怪或不同寻常。他认为你应该采纳他的思维心态,放弃依靠被动收入的生活方式,转而找份常规工作。

如果那位热爱找份工作的朋友正对我进行劝说,下面就是这种对话可能发生的样子…

朋友:你知道吗… 你该加入现实人群的世界,找份常规工作。你干的这种被动收入之类的事情看起来简直太怪了。

我:可它似乎运转得挺好。这有什么问题?

朋友:呃… 这不是大多数人干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会找份工作。

我:找份工作是什么样子?

朋友:基本上就是去为其他公司工作,通常得是大公司。你干好工作,他们就会付你薪水。

我:好吧。我的薪水是根据自己贡献的价值决定吗?

朋友:差不多。

我:那我能收到和自己贡献相比公平的报偿吗?

朋友:取决于你说的公平是什么意思。显然他们不能依据你自认为做出的贡献,就付你100%的报偿。他们也得从中得些利润嘛。

我:那我能得到80%或接近这个数字的报偿吗?

朋友:现实点说,你的报偿很可能接近全部贡献的30%,但具体数字没那么精确。他们并非真知道相对别人来说,你的贡献有多大价值。在更大的团队里,任何个人做出的贡献尤其难以知晓。所以人们领到的薪水总有大量猜测成分。

我:那我创造的其余价值都去哪了?

朋友:它被分配成许多不同形式 — 比如给投资者和持股人的收入,公司的利润,公司的税款,公司领导层的更高薪水,还有各种支出,例如公司的野餐活动等。不过那些事都由公司领导决定,并非真的取决于你。

我:我是不是至少能分得一部分公司利润?

朋友:一般不会,虽然某些公司有利润分享计划,但就算那样他们也不会分享所有利润… 通常不到总额的一半。有时你能间接收获一小部分利润,比如通过奖金形式。

我:哦… 我是不是必须每天工作?

朋友:通常只在工作日,但它取决于你的具体工作。你还可能每年有几周休假时间。

我:只有几周?要是我想旅行一两个月怎么办?

朋友:那个,通常不行。若你连续几年攒上所有休假时间,他们可能就允许你这样,但一连休假这么长时间看起来不太好。

我:为什么需要攒上自己的休假时间?时间不等人。如果我有钱休假,为啥不能直接去休?

朋友:因为他们需要你工作。

我:要是我感觉精疲力尽,不想工作了怎么办?

朋友:他们提供免费咖啡。

我:好咖啡还是坏咖啡?

朋友:得看你在哪里工作,不过若办公室只提供速溶咖啡,附近还是总能找到星巴克的。

我:我能带上笔记本电脑到星巴克那儿工作吗?

朋友:还是得看你的工作,不过通常不行。

我:如果我能在旅途中通过笔记本电脑完成工作,就可以去休更多假吗?

朋友:通常不行。

我:为啥不行?

朋友:那个,要是你离开办公室太长时间,他们很可能不信任你能完成工作。

我:所以他们必须得看着我工作?

朋友:基本上就是这样。但还有些工作得协作完成,所以他们想让大家都待在同一个地方。

我:我现在也常做些协同工作。大家都是通过互联网或电话完成协作。

朋友:没错,有些工作正朝着那种方向转移,但大多数雇主仍想让你每天出现在办公室。

我:我会在什么地方工作?

朋友: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工作类型。对许多办公室工作来说,你将在一个工位上工作。

我:什么是工位?

朋友:它是一个更大房间里的小隔间,会用短板分隔开。你应该会有放下一张桌子和椅子的足够空间。一般能有5到7平米。

我:就像霍比特人住的房子那样?

朋友:差不了多少,但一般没那么绿意盎然。

我:我的家庭办公室有大概19平米,还自带洗手间和浴室。但我可以在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工作,所以没必要限定在那个空间里。

朋友:没错,你很可能无法在普通雇员岗位上得到那么大的办公空间。除非你做的是管理工作,或身处其他高价值岗位,才能保证有个人办公室。那不是大部分雇员能有的待遇,但也不是毫无可能。说到底取决于你干的工作。

我:我能选择自己的工作岗位吗?

朋友:通常都是分派的,但有时可以选择。要由你所在公司决定。

我:我能选择自己上司吗?

朋友:呃… 很可能不行。

我:那薪水怎么样?

朋友:那个,即使做相同工作,你很可能也比自己现在赚到的要少。只是给你个大致概念,一个博客作者的平均年收入是1.7-3.8万美元(作为素材提供源)。

我: 喔… 这比我现在被动收入的数目少多了,甚至比我在休假时得到的都少。我怎么靠这点收入生活?

朋友:其他人靠这些钱也活下来了。你可能不得不缩减点开支,尤其需要花更多钱在通勤上(汽油、汽车保养)。如果有要求还得穿职业装,以及各种雇员需要承担的开销。但你可能会有一件免费公司T恤和一个咖啡杯,假如运气好,可能还会发个鼠标垫。所以总的来说还算平衡。

我:太惨了。但如果我能从工作上,而非被动收入里赚到同样数目的钱,又会怎样?

朋友:那很可能没法实现,但要是你真做到了,就得付大量税款,因为你赚的都是W2类型的雇员收入。你无法以现在利用的生意名义来降低个人税款。

我:那要多缴多少税款?

朋友:你每年付的额外税款足够再买一辆新车。

我:那听起来没什么吸引力啊。假如这么多薪水都变成税款,生活水平要进步好像就更难了。

朋友:没错,但政府理解这点。所以他们会通过隐藏一部分税款,使这种征税行为的痛苦看起来更少一点。这样你就不觉得个人收入在被大量征税。你从一开始就不会收到那部分薪水。一部分税款将通过雇主支付的税收形式被掩藏,例如你工资单上的社会保险和医疗缴费。所以即使你的工资单上显示有特定基础工资,你的实际基础工资(从雇主和政府视角看来)要更高于此。不难想象,雇主会想从你贡献的额外价值上,挽回那些多缴的税款。

我:我意识到了这点。美国的税收法律对普通W2雇员们显然最为苛刻。相较于自身收入水平,他们支付着全国最高的税款比例。那为何还有人想让个人收入处在W2征税范围?

朋友:大多数人都意识不到。另外,他们反正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那些额外收入。降低工资能让他们远离麻烦,而且确保了他们会一直工作。我们总得让经济持续运转吧。

我:好吧。

朋友:找份工作还有些其他好处。

我:比如?

朋友:你能得到健康保险。

我:我现在就有,但几乎从没用过,我更喜欢让自己保持健康。

朋友:那个,如果你有份工作,就承受得起不太健康的情形,而且你不必为看病花钱。

我:哦…..

朋友:还有免费咖啡哟。

我:你已经说过了。

朋友:我说过你可以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吗?

我:好吧。那我在一份常规工作里会干什么事情?

朋友:那得看你做的什么工作,但从大的方面说… 你所做事情通常要支持公司的总体目标。

我:谁制定那些目标?

朋友:在一家运营良好的公司,管理层会搞清这些目标。他们会听取来自董事会、关键投资人,有时还有雇员的意见。

我:我能在哪里看到这些目标?

朋友:你一般都看不到,但有时他们会以公司使命宣言,各种业绩目标,或者可能是一份备忘录的形式公开分享部分目标。但你没法确切知道公司的真正目标。那些信息通常只基于必须了解的场合分享,而且大多数雇员无需了解。

我:好吧。那我怎样知道要为哪个目标工作?

朋友:你的老板一般会决定此事,所以你只用做老板交代的任何事情便可。

我:我必须有个老板吗?

朋友:没错,大家都有。甚至CEO也要对董事会和股东负责。

我:好吧,如果老板在交代我该做什么事上不太在行怎么办?

朋友:这事儿经常发生。你就糊弄着干呗。只要在监工时确保自己看起来很忙,你就会没事。个人要负的责任一般都挺低,只要你别显得太无所事事,很可能就安全无碍。

我:假如我和老板在如何达成公司目标上意见不一致怎么办?

朋友:那就是你开始介入公司政治的时候,这种情形通常很棘手。有些人不论如何都按老板说的去做,即使他们知道这样做行不通。另一些人则会提出异议或进行协商。有时这样做管用,但有时他们会被排斥。如果老板讨厌这种做法,他们甚至会被开除。一般情况下人们是在中间状态进行妥协。

我:那些妥协通常都明智吗?

朋友:一般不是。

我:如果我在帮公司达成目标上做得很好,会得到额外奖励吗?

朋友:会啊,有时会。你可能得到加薪、奖金,或升职。或者可能得到无形的奖励,比如赞扬、欣赏和认可。但有时,你除了基本收入外什么也没有。

我:升职是怎么回事?

朋友:你会得到一个新职位头衔,并承担更多责任,通常还会有更高收入。但有时它也意味着更长工作时间。

我:要是我为公司想出一个绝妙点子,但它不在自己分配任务范围内,我该怎么办?

朋友:呃… 挺好… 但别这么干。

我:为什么不?

朋友:你只会被人当作一个煽动言论者。其他雇员不会喜欢你抢他们的风头,他们会让你的公司社交生活不太好受,直到你退回原位。

我:如果我试着工作得更努力聪明,想更快获得晋升,其他雇员就可能给我使绊?

朋友:很可能如此。老板可能也不会喜欢你这样。

我:我老板也不喜欢?为啥不?难道他的部分工作不就是培养好的人才吗?

朋友:也许吧,但他也想看起来优秀嘛。要是手下人员比他更光芒闪耀,对他而言可不是好事。

我:这听着可不像我能真正干出最佳工作的环境。

朋友:没错,但这也挺好。幸运的是没人要求你做出最佳工作。你只要过得去就行。这种生活其实更轻松嘛。

我:但如果我知道自己没尽最大努力,不是会对自己感觉更糟吗?那不会降低我的自尊吗?

朋友:没错,但你会习惯的。每个人都渐渐适应了。

我:在一种没人尽最大努力,每个人都看低自己和同事的环境里工作,会是什么样子?

朋友:其实挺无聊。但再说一遍,你会慢慢习惯的。那里的免费咖啡也能帮你更容易接受这种现实。

我:好吧。那做爱怎么办?

朋友:你在说啥?

我:那个,要是我跟一位女性同事在一起,双方都觉得挺性奋,我们又去哪里即兴来一发?有没有专门干这事儿的房间?

朋友:哦,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人赞成干这事。你俩都会为此被解雇的。

我:被解雇?为啥?要是我们很快就做完,仍能搞定自己所有工作呢?

朋友:没错,千万别这么干。你的公司会被起诉的。

我:被谁起诉?

朋友:很可能是跟你做爱的那个女人。

我:如果我们两厢情愿做场爱,她就想起诉公司?为什么?

朋友:我猜是可以告公司存在性骚扰。人们打这种官司赢过几百万美元呢。

我:好吧,那我只能降低要求,只有口交了?

朋友:老天爷,别这么干。那也一样糟。

我:可要是人们工作时性起,他们做什么?人们工作时也会来性致的,不是吗?

朋友:当然… 他们到哪儿都有性致。但他们会压抑自己,假装没有。然后晚点再自行解决,通常靠看看网络毛片吧。

我:人们工作时也看毛片吗?

朋友:天哪当然不行。那也是坚决禁止的。人们会因此被解雇的。

我:所以基本上在工作时,人们仍会有性致,但他们假装自己没有,直到晚点能自行解决… 比如回家时。

朋友:没错,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可直接来一发,或许和喜欢的人抱着小睡一会儿,然后再精神焕发,性福快乐地回去工作,看起来会让人更轻松啊。

朋友:我很确定这在公司环境里是非法的。

我:好吧,不过那些积极正面的性后感觉,的确会让协作更轻松容易。试图每天压抑自身性渴望,看起来非常让人分神哪。

朋友:当然很分神,但记住反正没人期待你太高效,所以分分神也没什么。另外再说一遍,那些免费咖啡在这方面也能帮点小忙。

我:好吧,让我把这事儿说清楚。你建议我关闭自己所有的被动收入流,为别人工作。找个老板并做他说的一切事情,即使他的决定毫不明智。干那些平庸工作,而非发挥个人最大努力。与那些也干着平庸工作的人们社交,为更少报偿做更长时间工作。接受更少和更短的假期,还要为休假征求许可。支付多得多的税款,而且除了所有这一切… 我还不能做爱?

朋友:没错,就是这样。但你忽视了找份工作的安全层面。

我:它有什么安全性?

朋友:那个,你可以获得稳定薪水。

我:有多稳定?它有可能终止吗?

朋友:当然可能终止。你也许会被开除或解雇。

我:我能防止自己被开除或解雇吗?

朋友:没必要防止。它的发生可能是因为超出你控制之外的理由。你可能只是犯了个错。或者比你职位高的人就是不喜欢你。

我:这怎么能说安全稳定?

朋友:那个,大多数时候还是安全稳定的。

我:如果我被开除或解雇,还能继续收到多少剩余收入?

朋友:通常不会再有收入。有些工作可能会提供解雇补偿金,但那只够短期转换工作使用。大多数情况下,一旦你的工作终结,就不再有任何收入。

我:但我目前不管在不在工作都有收入。而且也没人能开除或解雇我。

朋友:是啊,听着怪怪的。

我:可我感觉挺正常。

朋友:好吧,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但工作仍然大受欢迎。它们显然对很多人都管用。

我:那找工作的过程怎么样?每个人都能自动找到一份工作吗?

朋友:当然不是。人们得努力寻找,再申请那些职位。

我:人们怎么找工作的?他们可以自行决定喜欢做什么,再找到一份能让自己做这些事的工作吗?

朋友:通常没这么简单。大多数时候他们必须接受市场上能够提供的工作,而且那些工作很可能跟他们真正喜欢的并不完全匹配。

我:一旦他们找到一份工作并选择了它,就能被雇用吗?

朋友:不是。再说一遍,这没那么简单。工作市场充满竞争。人们必须主动申请,但他们很可能不会被选中。他们可能在得到一个职位前,要申请许多工作,而且那份工作可能还不是他们最想要的。另外,成百上千万想要工作的人似乎根本没机会被雇用。

我:这听起来太耗时间,也太有压力了。要是他们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朋友:那样的话,他们就必须靠占别人便宜来混日子… 靠政府,靠伴侣,靠朋友或家人。

我:假如他们依然找不到工作,而且没人再让他们占便宜,那些人又怎么办?

朋友:那他们可能就会变得无家可归。

我:这听起来并不太稳定安全啊。

朋友:嗯,但大多数人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所以总体而言找份工作挺管用。而且无家可归也没看起来那么糟糕。人们总能应付过去。

我:大部分人都喜欢他们的工作吗?

朋友:不是,至少有80%的人不喜欢。

我:那他们还干嘛继续去工作?

朋友:他们需要钱。不然你还有什么选择?

我:他们无需找份工作就可以赚到钱。

朋友:好吧,也许可以… 但谁又能做到?

我:我能。

朋友:好吧,但你是个异类。

我:我很感激你分享了所有这些,但在一个把找份工作视作正常事情的世界中,我认为自己还是想坚持目前的生活道路,即使你认为它很怪异。我享受自己所做的工作,而且不管工作与否我都能获得收入,我在想要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旅行,我没有老板,也不会被人开除或解雇,我没感觉自己被过度征税,我还能发挥个人最大努力,不必有平庸生活的压力。而且如果我和某人一同工作时感到性起,可以彼此释放一番,再笑容满面地回去工作… 也没人会被起诉。最棒的是,我还能以”主人“作为自己的官方称呼。(Steve喜欢和自己女友玩“主仆游戏”。译者注)

朋友:没错,这一切听起来很棒,但大部分人都做不到。

我:为什么不行?

朋友:我不认为大部分人都足够聪明。

我:现实世界里已有很多并不怎么聪明的人在赚取被动收入。你很可能会惊讶,当不必应付顶头上司或公司政治… 不必用平庸工作拖自己后腿,去尽情发挥个人最大努力… 不必因可能被开除或解雇而压力重重,或是不必独身禁欲时,人们会解脱释放出多大的思维能力。

朋友:说得没错,但那些人也是异类。

我:或许吧。

朋友:另外,被动收入对大多数人来说太复杂了。

我:倘若人们能应对工作职位上的所有复杂性,我认为他们也能发现赚取被动收入好似微风拂面。你不用搜猎工作,不用准备简历,不用递交申请,不用听命老板,不用参与公司政治,不用积攒休假时间,不用面对开除风险,不用起早贪黑上下班,而且还有更低的税收。没错,人们一开始赚取被动收入时会有不同的学习曲线,遇到不同的起伏波折。但如果人们能为别人搞定工作,我认为他们也能轻松搞定创建被动收入流的工作。而且一旦他们做成一两次,之后的事情将一马平川。

朋友:好吧,我还是对其表示怀疑。我建议你更多考虑下找份工作。再说一遍,有份工作在大众那里非常受欢迎。我认为你该试一试。

我:你认为我会喜欢上班工作吗?

朋友:不会,但你会慢慢习惯的。相信我。一切都会没事的。再说一遍,这样做很流行哦。

我:也许真是为那些免费咖啡吧。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