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那些炸弹

你是否感觉贫穷、战争、饥荒、疾病和牢狱等事物,都是我们应当尽可能避免的负面体验?它们是不是我们必须从这个星球上清除的苦难根源?它们是不是众人必须经历的可怕事物?

这些体验长久以来和我们共存,有着非常正当的理由。它们在帮我们成长。所以只要它们能继续如此有力地服务于这个目的,我们就会继续创造它们。

从单一视角来看,这些体验也许是错误或糟糕的。但人们还是每天都在经历它们,你的感受没有对其造成丝毫改变。战争依然不断发生,人们仍会罹患癌症,许多人还没有干净水源 — 不管你对这些恶劣状况的感受有多糟,持续有多久,它们依旧如此。

倘若你就是正经历这种体验的一个人,又会如何?再次强调,你的糟糕感受对改变它们并无太大帮助。若有什么区别的话,它只是让事情显得更糟,而且保证你并不想要的情形会继续下去。感觉糟糕通常没法结束战争、饥荒,或疾病。更有可能的是,那些负面感受也许会帮助制造这些事件。

感觉糟糕之后对那些事情毫无作为是种高尚道德的表现吗?抱怨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不会让你成为一个富于同情心的人士。它只会让你感到软弱无力。

你无法改变现实世界的这些方面,并非因为你不关心他人,而是因为在内心深处,你的一部分自我看出了这种负面体验的固有价值,即使你还未准备好清醒主动地承认它。

从更宽广的视角而言,我们能看出这种体验带来的痛苦总是暂时的,永非恒久不变。它终会走向尽头,培养出我们对这种体验所含价值的意识觉悟 — 一种新发现的,对于生活的欣赏和感恩之情。

如果你对自己保持诚实,就将看出你并不憎恨这些事情,或者想让它们远离自己。事实真相是你热爱它们,而且对获取这些体验毫不满足。你只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真相,因为自己一直被教导相信,喜爱那些事情都是错的。

所以你通过告诉别人,你只是在进行观察或从中教育自己,来为自身对暴力的兴趣辩护 — 你并不是个积极参与者,只是个心怀关切的旁观者。与之相似,你可能会付钱给人来屠宰自己每天享用的动物肉体,同时继续假装你是个非暴力人士。

你帮助治愈过哪种疾病?救助过哪次饥荒?终结过哪场战争?若你认为这些都是道德追求,那么体现你道德感的证据又在哪里?你仅仅是懒惰吗?还是有可能 — 只是可能 — 你其实并不在意将自己生命花在这些事中的任何一件上?你难道不是对转身去做其他事情毫不介意吗?这是否意味着,正如你一直被教导相信的那样,你就是个坏蛋或冷漠之人?

关心他人的另一种方式,就是认识到我们不仅仅是种生物。我们还是有着灵魂意识的生命,所有这些看起来负面的体验,都服务于促进人类意识的拓展和成长。倘若我们全部拥有的,就是完美无瑕的和平、健康、富有等更多美好事物,我们反而可能会无聊得想哭和郁闷沮丧。我们现有的感激之情将毫无基础。欣赏和感恩存在于反差对比的世界里。要想欣赏感激某物,就需识别出与它缺失时相比,这件事物存在时的价值。

当你了解病痛,就能感激健康。当你看到暴力,就能感激和平。当你经历牢狱,就能感激自由。

但你可以远远超越以一方为代价才能感激欣赏另一方的状态。当你真心拥抱这些相反事物,便能学会将两者作为一个和谐整体来感激欣赏。你可以像感激和平一样感激战争,像感激健康一样感激疾病,像感激富有一样感激匮乏,等等诸如此类。你可以看到战争如何拓展了你的勇气,疾病如何给了你独处和反省机会,牢狱之苦如何让你深入思考怎样珍惜利用自己的时间。

一些人错误地推想,我愿意从世上清除所有贫穷、战争和疾病等糟糕事物,或许我应该想要为每个人创造更公平的环境。但我一点都不想这样去做。我珍视现实世界的这些糟糕方面并感激它们,而且我期待看到它们将继续存在。

在未来的岁月中,我期待看到富有与贫穷之间的差距甚至更加严重。有些人觉得这很可怕,但在我看来它是一件好事 — 它意味着更多反差对比,从而促使所有人实现更多意识觉悟上的拓展,并收获各种成长体验。我们在财富、健康、技术等更多领域,让富有者更加远离贫穷者的事情上,会不断推波助澜。

我期待看到更多新式武器被发明和用在战场,而且我也欢迎它们的出现。我期待看到新的疾病产生。我们在未来还有一大堆问题要去面对。再次强调,这是实现人类拓展和成长的绝妙推动力量。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拓展的宇宙世界中,它正朝着所有方向拓展,而非只是你喜欢的方向。你是更愿生活在一个充满对比反差的宇宙里?还是在眼前生活正朝着均等、一致和相似方向塌陷的世界中,真正感觉幸福快乐?那会让你获得解脱吗 — 明白我们随着时间流逝在消减反差对比,而非增加它?那会是天堂吗… 还是地狱?

你是否赞同这篇文章,对我来说区别不大。我毫不在意要劝说你相信任何事情。我的工作就是通过把未被意识到的观念想法,带入清醒意识之中,来刺激人们成长。但为了你自己的福祉,请在此下定决心。若你严肃认真地想要终结那些人类生活中的不公、不悦和残忍方面,就请别在本可做些英雄善举之时,还来浪费个人宝贵时间阅读我的博客。如果你真的认为这个世界需要拯救,那就戒掉自身懒惰,挑选一个应当处理的问题,忙着去解决它吧。否则,你可以仔细考虑下世界本身或许已然完美的可能性,是你和它之间的相互关系才真正需要拯救。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