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版权

今天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一直困扰着我。直到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付之行动。现在,我就要推进整个计划。

短期规划是我打算允许大家广泛转发我的文章,包括翻译成其他语言。就是说我不再保留它们的版权。

我计划着能这么做,倒是我想采取一种特别的方式,既能让这一行为有意义,还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现在就要告诉大家一些基础部分,然后收集问题,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直到能把所有不完善的问题都处理好。

版权材料

谈到这个问题,要先声明,我所有的文章都是有版权的。我写了大概1000篇文章,平均每一篇2000字,也就是总共有接近2,000,000字,足够写25本书。我用了将近六年才完成这些文字。

相比较起来,我的书《聪明人的个人发展》大约有83,000字。超过95%的作品是可以免费在我个人网站发布的,所以网友可以免费在线阅读。我的书由干草屋发行,并非个人出版。我与他们已经达成了出版协议。

我还有几个时长数小时的博客视频。

过去的几年,我收到了好多人们的建议,让我能用其他的方式分享我的文章,比如说翻译成其他的语言,或者转发到他们自己的博客。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允许大家在一定的限定条件下这么做了,过了几年我发现有些失控,就收回了版权。我发现有些人滥用版权,给我带来很多麻烦。

有些人给了我更加大胆的建议,让我能够围绕我的文字材料在整个互联网上用其他的语言发行。我有些心动,但是一直拒绝。因为这样会造成混乱的局面,我担心会对这些文章失去控制,毕竟这些事我的第一商业资产。

侵犯版权

有些时候,大家会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转发我的文章,这是犯法的。现在每天几乎都会发生这种事情。

比如,2005年我了解到一本自救的书里抄袭了我的两篇文章。不止这样,他还稍作改动,妄图将文章据为己有,还说我的故事是来自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我立刻联系了出版者,最后我们达成一致,我允许他们继续印发这本书,在这两千文章发行之前我早就证实了我是原始创作者,所以我也只是打印了一下而已。

我想如果他们继续出售我的书,我是有权索取赔偿的,并且他们同意了。但是走法律程序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我也就放过了他们。他们意识到我没有兴趣追究他们的责任以后也就放松了下来。我想他们已经厌烦了那个作者。直到今天那本书还在出售。

更早之前,我听说鲍勃·普罗克特发行了一本书叫做《与钱无关》,其实那本书很多都是借鉴了我的文章,比如《你找不到工作的十大原因》《新型自主创业的十大错误》。其中的抄袭其实很明显,因为很多单词都是一一对应的,内容也很一致。长话短说,我是说鲍勃的公司雇了一个傀儡作家,很可能是一直在用我的文章构建自己的作品,然后被当作鲍勃自己的作品出版。现在这本书仍以音频形式出售,包括纸质发行和电子书上。你可以在亚马逊上买到。但是我没有得到一点点赔偿。

如果我当初查证事实,现在肯定不堪其扰,所以有何不置之不理?

你自己作何感想?真的没有打扰到你吗?

主观现实和知识产权

??现在我是站在主观这边的。我用一种不同以往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鲍勃和傀儡作家和我不是完全独立的,他们都是我。

反观自己,我想说鲍勃展示给我一种虚假的感觉。这种感觉为什么会出现?可能部分是因为我对自己辛苦多年创作的作品有占有欲。

事实是我不能真正完全保证这些都是出自我一人之手。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灵感源于何处。我用个数千小时完成这些内容,但是我真的是创作了它们吗?我确实付出辛勤的努力,但是我不并不是很享受期间过程。写作是一件很平和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愉悦的经历。

当我以最佳状态创作时,所有的作品都像是我意识的化身,文章内容如一股清流流过脑间,跃然纸上。我只是一支笔,是灵感创作的媒介。

我怎么能够责怪鲍勃或者那个傀儡作家将我的东西据为己有呢。如果我这么做了,我一定是在把自己的问题又投射到他们身上。

我不能这样解决这件事。当然我可以尝试,但是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可能会给鲍勃带来一些流言蜚语。会请律师介入。会屈于消极的感情,比如责备和不满。脱离我原本的样子,我不要这样!

最后,我会自相矛盾,给这个梦幻的世界带入更多的争执和消极的戏剧。这一点都不明智。

毫无保留的说,我必须得承认我也想要把造梦者的文章据为己有。这么做了多年了,鲍勃只是我自身的一个缩影。问题在我自己身上,不是他的错,我应为此负责。

更深一步讲,我想说,在我现有的智力水平上,我已经创作了数百篇文章。但是总的来说,只是引入的内容。最好的内容,能让大家最大程度兴奋起来,灵感流经我,但不是我的。

积极性文章vs.非激励性文章

这些年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我在我的思想水平上进行创作,比如一天一天的列一堆我要做的事情的清单,我会不经意间就让他演变成一篇“很长的文章”。大家会喜欢,并会从其中收益。我不能说这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写激励人的文章,每当充满能量的想法帮我脱离烦恼,就会发生很不一样的事情。首先,我的写作速度会提高2-3倍。有时候灵感来临的速度能赶上我打字的速度。

第二,我收到的反馈也是不尽相同。有时候总会听到人们说读一篇文章很容易产生共鸣。可能他们也只是在前一天晚上恰好选了同样的话题吧。也可能他们在读之前就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也可能我分享的有些特别之处很容易触动他们。

另外一种解释两种不同写作方式的方式就是,首先我是以乐观视角写作。我选那些人们会感兴趣的话题,或者会帮助我,又或会树立和分享价值,或者教导,抑或其他的原因。

这样乐观写作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提高自己职业技能的十大方式》。这是思想的文章,与灵魂无关。

第二种轻狂,我会以主观角度创作。我不会提前规划要写的内容。我只是会让灵感发生碰撞,然后我还会追随它们的脚步。有时,我会在毫无灵感时进行创作,就是为了能够随时记录出现的灵感。就像精神下载一样,我记录下产生的灵感。我能很快的理解产生的信息,我的工作就是将这些灵感转化为文字,句子,段落。我经常会使用日常发生的事情或自己的背景,以此来更好的解释我的观点。我只是一个人工翻译器。

最近我真正的意识到,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我主观的写文章时,会直接从主观世界探求信息。我的工作就是给这些灵感具体的表现形式。

当我达到这个理解层面时,能够更深入的主观创作,比之前的都要深入。

举个例子,《主观关系》。

有趣的是,我这种文章收到的反馈会有很多能够产生共鸣的意见,可能是比我之前见到的都要多。有人说因文章和他们自己的生活之间的神秘的清醒关系而沾沾自喜。

就我所知,这是一直都存在的。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读者说他们会与文章产生共鸣。我自从主观写作后一直都收到这样的反馈。我没办法想到其他的原因。然而,其中还是会有一些不好的想法,有些文章很激励人心,其他的更注重内心。鉴于此,我收到的同步的反馈都是关于积极性文章,或主题自身的。

现在,我知道,这种同步所产生的原因。因为我们都是一种梦想的反射,所以能很容易就从梦想者的角度创作,一种全新的交流方式也就产生了。

既然我清楚了发生了什么,就可以更自由的进行创作了。我也十分期待能收到更多来自读者的同步性反馈。

原谅

既然所有的争论都是自我争论,那么建立争端也就毫无意义了。我希望内在和外在的双和谐。我不能陷于自身矛盾之中。

可能保护版权客观上会有一定的意义吧,但是主观上没什么用。我在保护什么?从谁而言?我试着保护反射出的现象,真的毫无意义。

所以首先我要原谅自己产生这么愚昧的想法。我被骗了,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这就包括原谅所有从别人那里所受到的不公。

所以我原谅了所有的事情,不再理会。

我爱你,鲍勃。继续传播那些文章吧。我们是一体的。

我已经阐述了这些灵感均源于造梦者和梦想世界。他们属于我们大家。

改变版权

现在让我们讨论一些重要的问题。如何更明智地发布这些文章,从主观角度来讲?

First, I can admit that all of this content isn’t really mine. Anything in this dream world belongs to the dreamer, not to the individual projection known as Steve Pavlina. At best I am a translator and a custodian, but I can’t really be an owner, not in the strictest sense.

As I move forward with the subjective lens, I want to be sure that I’m doing so wisely. This is still a fairly new experience for me, and I don’t want to creat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by acting foolishly. Early in this experiment, part of me expressed a desire for caution, so I’m heeding that voice now.

Instead of going crazy nutso and plowing forward in typical Aries fashion, let me pause at this point and ask you, my fellow dream characters, what do you feel would be an intelligent substitute for copyright with respect to all the free content I’ve created, including future content I have yet to publish?

首先,我承认这些灵感不全都来源于我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属于造梦者,不属于个人,比如我。我更是一个译者和管理者。我不是拥有者,严格意义上讲。

当我继续推进主观视角进行写作时,我想要得到大家的承认。这对我还是一项全新的经历,我不想因为行为不当而导致始料不及的后果。所以开始的时候,我会全新小心留意,我现在已经听到这样的反响了。

为了能不走火入魔,展现白羊座的特征,我想问大家我个人的特点,你们觉得用哪种方式代替版权,包括我已经创作的和未来会创作的那些?

尽管我不会再生命对它们的所有权,但是作为管理者,我还是要对它们负责。我的目的是想要人们能更容易阅读这些文章(至少不用先经过我的许可)。我想要终止语言带来的障碍,以及其他会阻碍人们接近的障碍。

我想要大家通过任何所有的媒介来转发这些文章,翻译成为各种语言,大家一起分享,结束这种梦境里的世界。

然而,现在,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

我需要要求归属吗?这听起来很合理,当然仅限于将混乱最小化,让大家更容易找到相关内容的前提下。

那么如果有人想通过整理专卖挣钱怎么办?这样做真的好吗?还是设置限制,比如支持我下步创作的版税?还是我应该让人们肆意传播这些文章而不收任何费用?

但是如果有人想直接从中获利怎么办?比如广告和联盟项目?

那么如果有杂志或报纸想要出版呢?我不时会收到这些问题。

那么翻译怎么样?对于那些想把这些作品翻译成其他语言的人我们怎么办?我们可以做什么帮助他们,让大家不会做重复的事情,比如把同一篇文章多次翻译成同一语言?

我期待着有明智,公平,合理,实用的意见,特别是,能够主观考虑到现实问题。我希望这样的解决方法不仅能适用于已经写出的文章,也要适用还未发行作品。

一方面,我不需要为新文章设立版权。但是另一方面,把这些作品置于公众范围又像是毫不负责的抛弃。我希望大家提出的可行性建议可介于两者之间,可以是多变的创造性共用授权。

尽管大多数的内容来源于这个世界的造梦者,但是它们现在都有了实际表现形式,所以它们早已不是未显灵感的集合。我现在是它们的管理者,纵使它们仍然是虚幻管理者手中的虚幻集合。最后,大家提出的建议必须要能向大众明智地显示这些想法。

如果你想要提出意见。我会很感激。你们可以在这篇文章的论坛主题发表意见,那么其他的造梦者就能在这些意见之上再想出更好的主意,那么最后的结果可能就会是集大家之长。

当然,如果你想要用这些文章做些大事,比如在其他国家,或用其他语言建立新的焦点,请让我们知道。这样你还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合作。

我知道每当我点击发表时,新的生活经历所带来的灵感就会出现了。

更新:我决定把大部分的文章置于公众领域。详情请见《放弃版权通知》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0/08/moving-beyond-copyrigh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