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迪士尼生活 — 第16天

我们终于过完了一半天数。我俩就像在很久之前便开始这个试验,似乎已在迪士尼生活了一个月时间。

巴斯光年星际历险

我进一步优化了玩“巴斯光年星际历险”的策略,打破自己以往的最高分,两天前突破了762500分。取得这个分数时,我独自坐着双人车,而非和Rachelle一起乘坐。这样我就不必担心她挡住我的射击线路,两个人在控制车向上也不会产生冲突(每个玩家都能顺时针或逆时针转向)。

我取得这个分数所采用的不同做法,就是掉转车头,不断射击位于身后的那些目标。若看到有最高分值目标出现在射击范围内,我甚至会回到前一个房间继续射击。即便调转位置回头射击显得古怪,我仍会在360度的视野范围内,专注于分值最高的那些目标,而非只看前方180度视野范围。由于这些游乐车相对来说移动缓慢,通过射击身后的高分值目标,而非前方的低分值目标,我得以积累多得多的分数。当看到前方出现更高分值目标时,我才会继续前进。对其他玩家而言,自己这样做看起来肯定有点痴迷,但这种做法也可能变得具有传染性。

计分器只有六位显示数字,最大分值刚好低于一百万分。所以再通过一点练习和运气,我便有实现最大分数的潜在可能。但我也发现自己更难在乎这种事情。

完全毫无意义

最近拖累自己的一件事,就是整个迪士尼体验显得毫无意义的那种感受。各种游乐项目已无关紧要。表演节目也无关紧要。它们都是缺乏实质、混乱无序的冲动性娱乐项目 — 属于一系列触发情感反应的无穷无尽的事件。鉴于过度饱和的体验,这个生活试验的娱乐价值正在不断减弱。

一遍又一遍重复迪士尼的标准游玩体验后,大部分游乐项目都变得挺无聊乏味。即使我俩努力提升游玩兴趣,也已经非常善于此事,干嘛要麻烦自己继续这样做?它们反正都毫无意义。

我和Rachelle最近一直在乐园里浪费光阴。两人会晚一点到达乐园,在体验各种游乐项目上拖延耽搁,午餐用时也更长。

食物也是个拖累因素。最近我们一直前往迪士尼中心区的星巴克,把他们的素食沙拉当午餐,因为这比我们能在迪士尼里找到的任何饭菜都更健康。有时我们会先去Whole Foods(全食健康超市)吃早餐。每天至少吃上一些绿色蔬菜确实很美好。我认为若连续30天只吃迪士尼提供的饭菜,自身能量真的将深受拖累。

过完16天这种生活后,我确实没有继续在此地生活14天的期待。每天都去相同地方,开始感觉像是一份滑稽荒唐的工作。我们每周要在那里呆上80小时,既没工资也没福利,整个乐园到处都是米老鼠、高飞狗、花栗鼠和喷射肥皂泡的小孩们。

昨天我们观看了现场版的Frozen(《冰雪奇缘》)演出,内容十分精彩,但我俩以前看过这个节目。它基本上就是将电影变成舞台剧。扮演雪人Olaf的家伙演得尤其出色,当然,所有人都很喜欢“Let It Go”(让它走)这首歌。不过若观众席里没有小孩的多次尖叫,我们会更享受这首歌曲。我挺想知道因为这么多人在身旁经常尖叫,自己听力是否可能受到损伤。

这个生活试验的最糟部分,就是无穷无尽,永不停止,持续不断,永无终点,一直循环播放的迪士尼音乐(它们比我说的这些形容词更显重复)。我俩每天而且全天地听着这些歌曲,它们还永无休止。这些歌在两个乐园都会播放,包括商店、餐厅、洗手间和排队区。因此几乎在其他所有时间,我脑中也会循环响着这些歌曲,包括做梦时。Rachelle昨晚都无法睡觉,因为“幽灵公馆”的音乐一直在她脑中盘旋。我脑子里放的则是“小美人鱼”和“冰雪奇缘”的歌曲。甚至在写我这篇文章时,多首迪士尼歌曲还在自己潜意识里抢着播放。

请想象连续花上30天,每天收听迪士尼音乐11小时会是什么样子。与你能想到的相比,结果只会更糟。

对那些每天要在迪士尼工作,还无法逃离这些无穷无尽音乐的人们,我深感遗憾。我真不确定他们是如何保持理智的… 或他们甚至能否保持理智。

等这个生活试验结束后,我需要完成某种音乐排毒工作,以便自己能让它走… 让它走…

Let It Go(让它走)又来了!

巨多人群

未来四天很可能是我们整个生活试验里,人群总量最大的日子,因为我们将迎来周末的“老兵节”。这意味着巨多人群,长距离排队,还有更多的泡泡枪。

我应该说明,迪士尼并未把泡泡枪当做枪来营销推广。它们是以泡泡魔杖的形式在销售。但那些魔杖和泡泡枪一样,会朝人们脸上射出泡泡。

昨天Rachelle注意到,当她进入乐园时,检票员常会将她叫做公主,但他们从没叫过我王子。如果要称呼我,他们会叫我Steve,因为我的名字打印在年票上面。

天气让人惊讶地炎热。昨天气温是35摄氏度。相比之下,拉斯维加斯现在的最高气温大概是22摄氏度。幸运的是,我们习惯了拉斯维加斯炎热的夏季,35度对拉斯维加斯的高温标准来说不值一提。我并不介意气温一直这样炎热,也许这样还能减少一些人群数量。反正高温烦扰不了我…

总统选举

显而易见,当我们身在迪士尼时,美国总统大选也在进行。我对选举结果感到惊讶,但从自己目前的视角来看,它也完全合情合理。美国其他州并没有迪士尼乐园,所以自然而然,那里的选民便投票选择更多刺激和乐趣。加州和内华达州的居民很容易前往迪士尼,所以他们让消遣型大麻合法化,从而帮自己安静下来。

当知道选举结果时,我真的被逗笑了。这种反应也许是由于自己近来在乐园中呆得太久。但我想笑的原因,与看到人们在迪士尼乐园入口,和两只卡通松鼠摆姿势合影时想笑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并无不同。

你很难过于严肃地看待一位穿着松鼠道具服的家伙,尽管当气温升至35摄氏度时,你可能会对他的处境感到一点遗憾。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