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迪士尼生活 — 第14天

我们到目前已在迪士尼过完两周生活。由于大量的行走和游玩体验,我确实感到身体有了些僵硬感受,不过做些拉伸运动对此帮助很大。在过去一周,我们走了不止75英里,平均到每天的路程要比10.5英里多一点。

我们仍在进行间歇性断食,但非每天如此。大多数日子里,我们直到下午才会吃第一餐饭。但有两天我们到Whole Foods(全食健康超市)吃了早餐,部分原因只是想吃些更健康,非迪士尼提供的饭菜。我在迪士尼乐园仍未发现任何有机类型的餐食。

各种游乐设施最近老是出问题。我们过去两天已看到大概五次停机故障。由于游乐项目无法运转,我们拿着“快速通行证”去往某个游乐项目时,就没法游玩。幸运的是,这种事情发生时,迪士尼乐园在设施正常后仍会接受那些“快速通行证”。我还注意到许多较小的故障问题,有些游乐项目的组成元素并未像它们应该的样子运转。

巨大圣诞树此刻已经竖立在加州冒险乐园,与之相似的另一课圣诞树很快也应出现在迪士尼乐园。

优化游玩体验

有时我会思考如何能优化这个体验的各处小地方,从而使它更有趣,比如在短时间内利用快速通行证系统,玩完一堆游乐项目。

我已十分擅长玩“巴斯光年星际历险”,终于突破了300000分,昨天又得到407800分。两周前我还难以突破100000分。我提升分数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研究和了解得分系统的运作原理。我看出射击目标的分值范围是从100到10000分,所以开始偏好射击更高分值的目标,并在很大程度上忽视只有100分值的那些目标。

不过,偏好10000分值的目标并非最优选择,因为那些目标都是三角形,击中它们难得多。我也认为其中至少有一个目标在配置上出了问题,因为当我和Rachelle击中它时,似乎只能得到100分。当我偏向射击5000分值的钻石形目标时,其实能得到更好的总分。这些目标相对来说更易击中,与三角形目标相比数量也更丰富。我经常能在击中一个三角形目标的相同时间里,连续击中多次钻石形目标。

此外,那些游戏枪本身常有些失准,枪口并未与瞄准激光实际对准的位置一致。它们都是塑料枪,而非精准的军用枪械。我确定这些枪在人们失手掉落的时候,也会遭受损伤。如果观察到自己连续射击一个目标,得分结果却不准确一致时,我会试着稍微把枪口偏向左右上下,来感觉枪口的失准程度,以适应这种问题。若总是难以得分,我就觉得毫无必要顽固坚持瞄准射击目标中心位置。但在以前,我曾会责怪射击枪坏掉了,事后还感到恼火。

接受并适应枪口失准的问题,就是我突破300000,随后又突破400000分数的关键。若断定枪口和瞄准激光配合良好,我将难以突破那些分数。我是用瞄准效果糟糕的射击枪得到了那些更高分,但在开始玩游乐项目的第一分钟,我便会弄清失准问题,并做出适应调整。在两次取得高分的情形中,我都必须让枪口偏向每个目标中心右侧几英寸,以便能持续命中。一旦找好目标的命中方式,我就能连续10次击中某个目标。

我猜这是个很妙的提醒方式,说明自己没法在和现实世界争执的情况下还期待获胜,但我可以明智地调整自己,适应现实世界给出的一切情况。

让体验保持好玩有趣

我可以继续利用这些优化细节的机会,但在微观层面,由于大部分游玩内容都在预想之中,我们挺容易感到无聊乏味,尤其是那些没有互动内容的游乐项目,我们除了坐着、看着和听着,什么都不用干。

迪士尼乐园本身已没法给我太多继续这个体验的热情。我感觉自己越过了靠外部环境提供刺激感受的阶段,除了会偶尔找些那样的刺激因素,比如努力在“巴斯光年星际历险”上取得新的个人最高分,或确保我们的茶杯旋转车比其他任何人的都快。在很大程度上,我必须靠自己为这个体验创造参与热情。否则我便会感到十分无聊乏味。

幸运的是,我和Rachelle都很擅长一起创造乐趣。我俩会在摄像机前做出各种鬼脸姿势,经常逗得游客们大笑。当她坐在“印第安纳琼斯探险”的驾驶员位置时,即便方向盘毫无作用,她仍爱做出夸张表演。她会在某些游乐项目上用歌剧嗓音唱歌。偶尔我俩还会在“海盗船”的后排座位上亲吻。我还数清了这个游乐项目里的所有骷髅架数量(共有11个 — 不过只是完整骷髅架的数量,不包括骷髅头)。当经过“大雷山”的瀑布下方时,我们还会相互泼水,来场短暂的水战。无论何时看到章鱼(或任何像是章鱼的东西,比如Ursula),我都会表现得像是Three Stooges(《三个臭皮匠》)里的Curly(胖子)。我也为迪士尼的各种人物形象编造自己爱叫的名字,并在看到它们时表现得无比兴奋,比如把Scuttle叫成Pooter。

我还买了件海盗T恤,上面写着:“The beatings will continue until morale improves。”(除非士气提升,打击仍将继续)。穿着它在乐园里四处闲逛看起来挺有趣。只要Rachelle开始说我看着有点闷闷不乐,我就会把T恤上的那句话指给她看。

这些努力确实有帮助,假如一直这样玩下去,我认为我俩可以撑过剩下的16天,不会死于无聊乏味。但如果能找到更多方法,把这个体验变成自己的独特经历,那种结果将会更好。

在开始这个体验前,我想过和一些每天见面的雇员们交往联系,可能会挺有趣。但结果证明这种事情并不现实,因为迪士尼乐园的雇员太多,我们在不同日子里很难见到同一批人。也许他们的雇员换班十分频繁,这样大家才不至于工作得无聊乏味。

我喜欢在能够做到时,与人们开心互动,但到目前为止,这种互动机会只限于一次性交往。乐园里的拥挤人群和热闹噪音,让人很难进行更深入的沟通交流。不过这是体验大量短浅互动交流的好地方。

思维刺激

迪士尼乐园提供了很多感官刺激,但若只是每天顺其自然地生活,我会感到没有得到足够的思维锻炼。在其电影和乐园中,迪士尼喜欢推销许多心地善良但头脑简单的人物角色(比如Olaf、Lefou、Mater和Dory)。所以我认为在这种现实环境里,每过一周都感觉更加愚笨,除非自己带入一些外部的思维刺激。

上个月我注册参加了Jeff Walker的创业营,以便学习更多关于网上创业的知识,其中包括每周进行的集体电话培训。我热爱学习,并需要强劲的高品质思维输入,来让个人思维保持敏锐。因此我在排队等候,或在公园里四处行走时,一直会收听那些培训内容。我还读了些以往培训电话的文字内容,看了PPT演示,读了些电子书和PDF文件。每天只用片段式地消费一小时的智识材料,就足以让自己头脑保持敏锐。

有时表现得像个孩子挺有趣,我和Rachelle也能毫无羞耻地沉溺于此事。但要是每天不让自己大脑的成人部分也接受些刺激,我就会开始对不平衡的输入状态感到焦虑和烦扰。当脑中琢磨着一些有趣想法时,我能更享受自己的游玩体验 — 这要比分析如何提升自己“巴斯光年星际历险”的射击分数有趣得多。

成为反抗军间谍

有些迪士尼游乐项目会包含偶然元素,从而让其显得更好玩。例如,在“星际之旅”游乐项目上,每次游玩都会有一人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Darth Vader(达斯·维德,《星球大战》电影中的黑武士角色),或是帝国侦查兵将现身要求抓回间谍,间谍照片会显示在电视屏幕上供所有人查看。迪士尼甚至还在商店里销售印有“我是反抗军间谍”的T恤。

过去两周,我和Rachelle很可能玩过十几次“星际之旅”,但我俩都未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这倒让我思考在30天之内,我俩其中一人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至少一次的几率。

我清点了游乐车上的座位数量。从头到尾,每排分别有8、8、7、8、9个座位,所以共有40个座位。通常所有座位都能坐满游客,但有时也会空出几个。如果假定座位全满,那么我俩就有5%的几率,能在每次游玩时有一人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40分之2)。

游玩N次后,我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人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至少一次的几率,将是1减去0.95的N次方。对于每次游玩,我和Rachelle都没有可能被选中的几率是95%(40分之38),所以重复玩过N次后,我俩都未被选中的几率将是0.95的N次方。因此我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人至少被选中一次的几率,便等于1减去0.95的N次方。

如果我们再玩“星际之旅”10次,就有40%的几率至少有一人会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假如再玩14次,几率就是51%,基本上等于抛硬币的几率。再玩20次,几率便上升到64%。要是我们在剩下的日子里,每天至少玩一次这个游乐项目,我俩中的一人很可能会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但这远非能保证出现的结果。

当然,或许还存在其他影响几率的因素,做出这种选择可能并非偶然。我们猜测有位操作员在每次选择间谍,特别是因为我们见过有人呆在这个游乐项目的控制间里。但在如今的科技条件下,这些照片也可能是由电脑算法选出(虽然考虑到我们在其他地方见过的迪士尼科技,自己倾向于猜测是由人工控制)。我们之前已经看到有男人、女人、孩子都被选中成为反抗军间谍,所以假如存在某种固定模式,我便还未领悟出来。

扭曲现实

迪士尼创造出一个有趣的现实扭曲力场。投身这个力场之中,体验它孩子般的现实本质,是种挺好玩的经历,但我不想在其中生活太久。有时我感觉已在这个现实里花了太多时间,自己不耐烦到想要回家做些创意项目。

由于在迪士尼的扭曲力场中生活过两周,我和Rachelle看到大量事实证据,表明陷于其中太久会是什么样子。有些人爱穿着大量迪士尼装束,包括串满迪士尼别针的项链,以及20多美元的米老鼠耳朵。有些人会排着长队,只是为了和米老鼠、唐老鸭或高飞狗拍张合影,而那些卡通形象只是穿着道具服的真人而已。昨晚我俩开车时,前方一辆车的车牌字母是YENSID,倒过来念就是DISNEY(迪士尼)。很多人身上还有显眼的Disney纹身。我觉得一个人必须真对迪士尼着迷,才想永久性地把它纹在皮肤上吧。

一方面,看到某些人对迪士尼如此着迷,让我挺好奇人类的总体智商。另一方面,见证如此多人喜欢这种超级粉丝型的行为,也非常有趣。迪士尼似乎有意在利用这种喜好,比如销售利润极高的收藏商品,像是标价10-15美元的一小块迪士尼别针。

迪士尼能创造出如此古怪的扭曲力场的事实,让我不禁思考如何能在创造自己的现实世界上做得更好。我很高兴自己已经创造的现实生活,比如没有常规工作,享受着学习、成长和探索的极大自由。拥有此种生活方式的现实世界,甚至比我想象的都要好。对我的许多读者来说,他们最大的个人限制因素是恐惧,尤其是恐惧失败,和恐惧被他人评判。那些因素也曾经是我的主要成长障碍,但我想说如今自己的最大限制因素,就是个人想象力。我肯定可以在梦想新的可能性,并让它们变成现实上做得更好。

我喜欢深入探索业已存在的各种现实世界,比如这个30天的迪士尼乐园体验。但我也好奇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从而创造出其他人也喜爱享受的沉浸式现实世界。这个世上肯定有些人,对一起探索充满乐趣和成长的现实扭曲力场感兴趣。

我想起来有人甚至基于我的作品也纹了身,包括女演员Lindsay Lohan(她还为此写了博客)。所以最起码,我也许该为那些想这样做的人士,准备些体面的纹身设计。;-)

走在迪士尼乐园中时,我一直想着若有迪士尼规模的财力,我可以创造出何种现实世界。这是个挺有趣的想法试验。我自己版本的迪士尼乐园会像什么样子?

首先它将是100%纯素,所以这个现实世界会对所有动物展现最大程度的尊重和爱。动物们不会被当做消费品对待。其中的食物将健康、美味而有机,许多都生长于富含矿物质的土壤里。乐园里连一片皮革也不会出现。这种现实需要花费很大的设计心力。

它是个有着开放柔情的现实世界,充满热情拥抱,尤其是对那些首次到来的人们。里面有许多供人们聚会闲逛和拥抱依偎的舒服场所。假如有人想去某处尽情做爱,乐园也将提供这种场地。

乐园里还有各种安静场所,人们可以在其中反省,冥想,写日记,完成创意工作,或只是小睡一会儿。我们将随处提供高速WiFi。

不过这个地方的核心要素,将是各种学习和成长体验。其中到处都有可以学习的课程。你可以用自我主导的方式学习任何内容,也可以接受预先规划好的课程。你完全能自主选择。那些课程不会浅薄无用。它们将融入各种浓烈、沉浸式的学习体验,尤其是针对技能型课程。只是对个人成长抱有随意兴趣的人们,会喜欢短暂拜访这个地方,但只有那些无比忠于成长的狂热人士,才能应对这种现实世界里的生活。

这个乐园还将有丰富的创意输出内容,所以它不仅仅是个静修中心。你将前往那里体验学习、成长和创造的畅快生活,众人也期望你进行丰富创造。大多数时候,那里的生活节奏很快,但你可以在需要时自行休息。

这将是你前去发现自我的一个地方。它并非一个静修中心,因为我们会专注于深入参与,而非只是静修。它将是你能前去全然表达自我的地方,同时你仍可将自身性格雕琢成某种更伟大的结果。大家会在其中快速学习,努力工作,努力玩耍。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地方已然存在。它就是我所生活的方式,我的家也像是这种地方。这趟迪士尼体验让我思考,如何能拓展延伸自己的小型现实世界,让它成为其他人也可能喜爱享受的更大现实世界。我已经在有限的基础上做着此事,比如举办自己的3日工作坊。但若对那些能应对这种强烈成长生活的人们而言,它可以成为持续存在的一个现实世界,又会发生什么结果?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