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设计上的潜藏破坏者

对生活方式进行清醒自主的设计大体上听起来很棒。它包括创造一种你所热爱的生活方式,并拥有能资助这种生活方式的收入来源。但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件事的表面之下存在多少潜藏陷阱,它们很容易就能破坏你的转变过程。让我们来说说这些陷阱。

常规习惯

若你是从一种常规乏味的生活方式,转变到丰富精彩的生活,尤其是想寻求众多新鲜体验,那你就需要打破业已存在的常规习惯。那些旧的常规习惯无法再成为你的朋友。

在默认状态下,你会发现自己总是落回不再有用的旧常规习惯。当你想要旅行时,自己却一直呆在家里,因为呆在家里就是你总会去做的事情。你还和那些总是强化自己旧常规习惯的相同人群进行社交,即便在内心深处,你知道他们无法融入自己的新生活方式。

在进行转变前,自己就开始不时打破旧的常规习惯,会是一种有益做法。请开始从旧的生活模式转移离开,当自己有机会时,便迎接全新体验。主动拥抱新事物。

不兼容的朋友

你也许拥有与自己旧生活方式相兼容的朋友,但他们也和你渴望的生活方向兼容合拍吗?他们能在你完成转变后的另一侧世界面对你吗?如果不能,你便可预想自己要转移离开这些交往关系。而且你离开得越快,自己在转变过程中体验到的社交包袱就越少。

若你把自己看成一位忠诚人士,请确定你的忠诚没有用错地方。请对你的真实自我忠诚。对你的成长道路忠诚。对那些在前方等着你的,极度兼容合拍的新交往关系忠诚。别把忠诚与顽固或恐惧混淆在一起。

对拖自己后腿的不良交往关系忠诚,并非真正的忠诚。请承认真相其实是你害怕前进到未知领地,你之所以依附于旧的交往关系,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回避走出下一步的借口。一旦你能对自己保持诚实,将更容易向前行进。

你并不需要有意和旧朋友们断开关系。请只管毫无羞耻地拥抱崭新生活道路,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反应。如果对方为你感到快乐并充满支持,那很好。若非如此,就让你的转变令他们惊慌失措,看他们能否转而接受。假如对方无法接受并一直抵制,请自然放手。应对这种抵制是在浪费你的生命。试图说服某位不想被说服的人士,只是一种拖延时间的战术,所以请别陷入这种无用行为之中。

我已经历过多次生活方式上的转变。每次这样做时,自己都会失去旧朋友,收获新朋友。有些朋友能伴随我经历多次转变。这些朋友就是最兼容合拍的交往对象,因为他们能拥抱追求成长的人士,他们期望改变,而非永久性的相同生活。

若你的生活中存在期望你保持不变的人士,这些人就并非你的朋友。别让他们的可悲需求拖你后腿。这样做对你毫无益处,对这个世界也毫无益处。

不兼容的感情关系伴侣

无法应对你生活方式转变的伴侣,就是实现转变最大的破坏者之一。从一份并不兼容合拍的感情关系中脱离出来,可能是生活方式设计上最令人痛苦的挑战之一。像我的许多读者一样,我也经历过这种事情。但要想真正创造一种让人心满意足的生活,通常需要经历这个过程。

你无法将就处理此事。你没法拖着一位不想一同前进的伴侣向前走。这样做反正也毫无必要。生活前方有着无比兼容合拍的新伴侣等着你,但当你仍困于旧的交往关系中,他们将永远没法看出你是一位匹配对象。

请阅读《如何决定何时结束一份长期感情关系》,以便看出你当前身处什么位置。我也高度推荐Mira Kirshenbaum写的《好得不想走,坏得不想留》这本书。它很可能是我在感情关系方面看到的最佳书籍,此书将为你提供一次身心愉悦、大开眼界的阅读经历,永久改变你看待亲密感情关系的方式。

你也许还会喜欢《4维感情关系》这篇文章,它从四个关键的感情关系维度,针对在给予个人力量上,自身感情关系的质量水平如何,为你提供了一种简单有效的判断模式。

上瘾行为

创造精彩生活方式听起来充满乐趣,但实现它也需要献身精神、自律和耐心。若你存在任何上瘾行为 — 大多数人都有 — 它们就将伤害你保持正轨行动的能力。

所有上瘾行为都会弱化前额皮质,这是负责规划和自我管理的大脑区域。上瘾行为暗藏隐患,因为它们会降低你理性思考和管束自我的能力,从而让你更难克服上瘾行为。

我们可以公平地说,你有的上瘾行为越多,自己就会越频繁地实践它们,你的自律表现也越差。若你甚至没法让自己持续一致地采取行动,又如何能完成重大的生活方式转变?那种状态将极端困难。你很可能只会陷入无休无止的拖延之中。

假如你想创造一种无比精彩的生活方式,请让克服上瘾行为成为你严肃认真的优先考虑,不管做到此事有多大挑战。这些上瘾行为包括酒精和其他上瘾药品、吸烟、A片、赌博、过度上网、手机,使用社交媒体、不健康食物、性交、购物、视频游戏,还有过度工作。

你在新的生活方式中带进越多上瘾行为,自己享受生活的能力就会受到越多伤害。当你考虑崭新生活方式时,请培养一种没有上瘾行为的自我愿景。像锻炼等积极正面的上瘾行为并无问题,但也要想象自己不会有消极负面,自我伤害的生活习惯。

若你已长期拥有一种正拖自己后腿的上瘾行为,请别再试图与其妥协。你所面对的真正决定,要么就是和那种上瘾行为紧密相连一直到死,要么就是永远分手,彼此再也不见。如果不愿做出后一种决定,你便是默认和上瘾行为紧密相连,很可能余生都会有那种上瘾行为。你愿意拖带着它过上十年又十年吗?

对于你可能拥有的任何一种上瘾行为,这个世上有着可以帮助你的无数支持团体。只用针对“克服[上瘾种类]上瘾”进行网络搜索,比如“克服网络A片上瘾”,你便会找到丰富资源。请开始相关阅读,睁开双眼,看那种上瘾行为正对你有何伤害,以及如何克服它。在阅读众人的故事时,你也许会找到大量激励启示。

不适感

当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时,你将出现不适感。倘若新生活方式包含大量成长和变化体验,比如频繁旅行,你还会遇上大量不适感。

在旧的生活方式中,你也许感觉非常舒服。虽然你的期待很低,大多数日子看起来却很正常,符合个人期待。你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舒适地带。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你必须把这种舒适体验扔出窗外。进行转变时(也可能是在转变很久之后),你都会处于个人舒适区之外。尽管听起来挺古怪,但你需要拓展对不适感感到舒适的能力。

你不能让不适感阻挡你,因为不适感在新的现实世界里将普遍存在。旅行前往你不会说当地语言的新国家,你就将感到不适。进行个人第一次辅导、演讲或采访,你都会感到不适。告诉他人你的转变,你也会感到不适。这些都是成长体验的一部分。若你没有不适感,自己也不会取得太大成长。

通过一点点努力,你越多欢迎不适感,自己面对它时就会越轻松容易。许多曾经令我感到不适的经历体验,现在看起来都好玩有趣。下周我将前往英国,随后一周再去意大利。我以前从未到过意大利,自己也不会说任何意大利语,因此我预想将不时出现些尴尬情形。但自己有足够多的旅行经历,所以这种问题不会再烦扰到我。现在我对这种水平的不适感已感到舒适自在。多年前这种不适感足以让我回避此类旅行,除非自己提前做好大量准备,或通过加入旅行团来保证安全。

以自我为中心

最后的这个破坏者,是我读者中最常见到的之一。若你的新生活方式全是关于我、我、我的事情,你很可能发现自己的旅程很难长久持续。

你的新生活方式需要具备某种价值主张。对于自己接收到的一切,你将给出什么作为交换?其他人在你的生活旅程中会扮演什么角色?别人为何应该麻烦自己去关心或帮助你?

假如人生道路上没有某些积极的社交支持,你就必须独自前行,这种生活将十分困难。那种境况也令人泄气。我见过人们在生活方式设计上采用自我优先的做法时,最终因为孤独和隔绝而放弃努力。由于发现赚取收入太难,他们大多数时候都难以走得很远。若你不在乎为他人提供服务,他人又为何应当给你金钱?

你能满足实现个人欲望非常好,但也请想想自身收益如何也能为他人带来好处。我是通过公开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做到此事。当最初走上这条道路时,我并不知道这样做能有多大影响。由于自己是从2004年开始写博客,这个网站到现在已有超过一亿的访问量,我的作品内容也在全世界被分享、翻译和重新发布。除了南极洲之外(出于某种原因,这是个顽固之地),每个大洲的人们都给过我反馈。这反过来又能为我的人生旅程添油加力,因为众多追求成长的人们在不断进入我的生活,从而强化了我所做的事情。正是由于这种工作,我才结交了今天拥有的大部分朋友。

理想状态下,你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应当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在整体上相互支持。创造出这种平衡肯定充满挑战,但当你终于达成此事,就将前程似锦。

* * *

上面说到的潜藏破坏者,已毁掉许多转变生活方式的努力,所以请别忽视它们。请不断直面这些挑战。将它们看作各种成长机会,通过应对处理它们,你会成长得更加强大。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