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断食试验

目前我正进行一项饮水断食试验,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解这种做法对思维清晰感和身体排毒会有什么效果。我做此事的最大动力很可能就是好奇。今天是我开始试验的第6天,自己已5天没有进食。试验头3-4天非常艰难,但现在越来越轻松容易。

许多年前我尝试过一次饮水断食,但只坚持了2天半,因为自己对该期待什么结果懵懂无知。当饥饿感非常强烈时我便放弃了那次试验,自以为继续下去只会无比痛苦。

这次我在开始尝试前做了更多调查研究(All About Fasting网站尤其很有帮助),自己一直研究到感觉对该期待什么结果做好了合理准备。我了解到的最重要事情,就是饥饿感会在大概72小时后消退(对女士而言是48小时)。因此在头3天过后,事情将变得更轻松容易。当第二和第三天自己感到深受挑战时,这些知识便给了我些希望。

我也许会在试验结束后写篇总结文章,但目前没有为它每天写博客的计划。断食期间我的能量状态非常低下,不过有时会感到精力足够充沛,能进行一小时的散步,只是步速要比平时慢一些。这段时间我大部分都用在内向性的活动上,比如冥想、阅读、写日记、回顾旧日记内容,视觉化想象各种目标,设计工作坊,琢磨人生等。我尽力让工作日程安排保持轻松简单。我很难预测未来某刻的能量水平,所以不想让自己负担过重。

对于这次断食试验,我脑中没有固定期限。根据阅读研究所知,自己最好也别提前承诺某个武断的试验期限。我会尽力一次过好一天,关注身体的实际感受。我是在无人监督的状态下进行这次试验,所以想尽量保证安全,不逼迫自己去冒并无把握的风险。倘若遇到任何应当中止断食的身体信号,我会缓慢小心地从中退出。

断食期间我主要会有的受伤风险,就是过快起身,导致昏晕,并在摔倒时伤到自己。我发现若行动过快,常会感到头晕,眼光模糊不清,必须抓住某样东西几秒钟,直到昏晕感觉消失后,才能稳住自己。现在当坐下或躺过一段时间,我便会先坐直身体,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站起身,静止几秒钟,等最初的昏晕感觉消失,再开始慢慢移动。只要我能站稳身体开始四处移动,一般就会感觉正常良好。

那种感觉就像身体会在我要求时提供能量,否则它便会尽可能保存能量。我的思维在大多数时间都感到平静空白,好似所有并不重要的大脑区域都在以低能量的待机模式运行。我必须清醒主动地让个人思维去思考,才能让它加快运转,比如写出这篇文章的过程。即使这样,大脑似乎也只能进行必要的最少思考,以便完成手边任务。我的思维并未浪费精力去制造分心思绪或思想杂念。它处于一种非常平和的感觉状态,但我需要些时间才能适应它。

有时我得付出极大自制力才能让这个试验继续,尤其是在想到食物时。但我目前感觉自制力更多用于心理层面上的适应,而非身体层面。现在我的饥饿感已没那么糟糕,自己也能应对降低的行为活动水平,以及身体上不时表现的虚弱状态。但每次想念某餐饭时,我都会有心理上的渴求表现,因为那些餐食代表了一天生活的固定节奏,其影响根深蒂固。到目前为止我已省去15餐饭。

为弥补缺失的那些餐食,我发现为各段用餐时间创造替代仪式很有帮助。针对早餐、午餐和晚餐,我会准备一杯加有一片柠檬和/或青柠的热水。这样能增添一些美妙口味,而且小量低糖果汁所含的热量可以忽略不计,对身体排毒也很有益。我会用自己最喜爱的水杯之一,从中慢慢啜饮热水,把它当做一餐饭。这个简单的进食仪式确实有助于个人心理层面的调整。

我想出的另一个办法,就是通过添加柠檬、青柠、黄瓜,和/或新鲜薄荷,让它们浸泡一段时间,从而在水中融入一点味道。我会喝掉水,然后把残渣用来堆肥。若浸泡时间多于30分钟,我们最好除去柠檬和青柠,因为它们的外皮会让水尝起来变苦。偶尔喝些加了味道的清水,能给试验过程增添额外的多样感受,也不会干涉身体的排毒过程。我并非自行想出这个点子;自己是在网上研究饮水断食的过程中,碰见这个建议技巧。我起初是用大玻璃杯做此事,但后来又从网上买了个浸泡壶,以便用起来更轻松容易。

下面的做法可能听起来违背直觉,但我发现时不时看看食物,其实会让自己很舒服 — 甚至偶尔闻一闻也挺好。所以有时我会看看厨柜或冰箱里的食物,想想自己最终要吃的各种美味饭菜。

在某些时刻,我会出现对食物的一些奇怪渴求。两天前我对浓缩咖啡有了极其强烈的渴求感。同天晚些时候,我又非常渴求喝红酒。这些都是挺奇怪的感受,因为自己从没想象过在断食期间饮用它们,最近也没喝过任何咖啡或红酒。但我从经验得知,在身体排毒期间,这种古怪的渴求感十分常见。那些渴求感在一两小时后便会消失。

外界宣称断食会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强化的思维清晰感。有些断食者对其大加赞扬。我无法说自己体验到太多这种好处。我的思维感到平静,但自己并未感觉更加聪明或思维清晰。可能随着试验继续,这种好处会不断提升。也可能直到停止断食后,它才会出现。或有可能在开始断食时,那些原先饮食毒化状态较重的人们,更容易体验到这种好处。我在“蔬果汁盛宴”(只喝蔬果汁的饮食方式。译者注)试验期间,实际感觉就不怎么好,但试验过后感觉极佳。这种模式也出现在我尝试过的其他几种排毒做法上,所以若饮水断食法遵从类似进程,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这次试验结束后,我还可能间歇性地做些其他断食试验,从而体验丰富多样的断食经历。有过这样的参考体验,应该会让我更易接受相关类型的饮食挑战。一旦以前断食过几天时间,你再进行16-24小时的断食,又会有多难呢?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