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不理性之人

你如何应对生活中的不理性之人?他们会令你感到沮丧吗?你有让这些人看到理性做法的强烈需要吗?你这样做取得过成功吗?

当然,我们都有些理性和不理性的方面,所以给另一人打上完全不理性的标签,也许显得有点夸张。若你讨厌不理性人士这种标签,可以柔化表达为“有时对你表现出不理性行为的人”。

你的不理性一面

应对他人不理性方面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承认你自己的不理性一面,并对它平和相待。当能接受自己并非总有理性行为,你将更容易原谅并接受他人缺点。甚至当对方以不同方式表达出不理性一面,你也能坦然接纳。

你常能看到与自身不理性一面的相互关系,会反映在你和其他人的交往关系里。若你抵制自身的不理性一面,或试图压抑它,来自他人的不理性表现可能就会激怒你。如果能接受并喜欢自己的不理性一面,当他人表现出不理性一面时,你很可能就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喜欢把自己的理性一面,想成热爱秩序的那部分自我,把自己的不理性一面,想成热爱混乱的那部分自我。我在两者身上都能看到价值。秩序试图让现实世界合情合理。混乱则能产生值得探索的新可能性。

若我有的全是秩序,那种生活将枯燥无趣。若我有的全是混乱,那种生活将随机任意,毫无目的。不过,两者的结合则美妙无比。

与不理性一面嬉戏

你会给自己的不理性一面多少表达机会?你愿将它释放出来,不时表达自我吗?还是像对待瓶中妖怪一样,要把它紧紧塞住?

我曾憎恨过自己的不理性一面。我把它看成一种个人弱点 — 一种进化上的低效表现,早该从人类DNA中净化清除。但尽管有这种感受,我的不理性一面仍会渗漏出来。自己在不理性活动上花过大量时间。我只是在大多数时候不会承认它而已。

如今我对不理性的一面有了健康的尊重态度,也通过邀请些额外的混乱变化进入个人生活,来有意给它表达机会。当我这样做时,自身不理性的部分便能得到满足,我很快会感到生活的钟摆又摆回自己理性的一面。

当我让自己和混乱嬉戏时,个人理性一面将得到休息。在这些休息时段,我的理性一面会成长得更加强大。充分休息之后再回归理性时,我的理性一面将得到更新和恢复。我能更轻松容易地解决问题。我会做出更佳决定,在情感方面也感到更有韧性。

过去10天里,我和女友Rachelle一直在享受观看“温尼伯边缘艺术节”。我们到目前为止看了大概30场戏剧(昨天就看了6场),今天还要再看几场。我们看过戏剧、喜剧、小丑剧、动作喜剧、音乐剧、讲故事、杂技等各种演出。边缘艺术节就像大剂量的人类创意表达。你会在其中又哭又笑,并体验哭笑之间的各种情感。这些演出的规则很少,所以表演者可以自由创作并分享他们能想出的任意类型演出。一旦你看过那些最疯狂的边缘艺术演出,相比之下,主流戏剧作品看起来就显得乏味和经过净化处理。

在10天之内观看30多场演出,就是我在生活中邀请更多混乱变化的一种方式。它并非一种真正理性的事情。但它是充满乐趣、刺激和好玩的体验。而且我能从中获得一种令人欣喜的富有感受。身处其中时,我能感受到理性思维的逐渐更新过程。理性思维获得了休息机会,很快也渴望更多表达,它就像一根蕴含着丰富潜在能量的压缩弹簧。那种理性能量非常适合我明天回到拉斯维加斯,为下周末举办的“清醒富有工作坊”做准备。

你与不理性一面的相互关系

很多人对生活中的不理性人士都感到沮丧生气 — 尤其对方是亲人之时。你绝对不想知道我多年来收到多少电子邮件,其中都是人们倾述自己不理性的家人,并询问该如何应对这些人。而实际上,他们并非真想询问此事。他们想问的是如何能帮这些人看到理性做法。他人身上的不理性行为被看作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治愈的疾病,以及需要修理的漏洞。

人们经常努力把自己不理性的朋友、同事和家庭成员,当做潜在理性的人士对待。他们对逻辑争辩终将管用还抱有一线希望,觉得要是能从正确角度说服对方该有多好。他们试图使用毫无价值的事实来说服他人。这些人也许能赢得理性争辩,但没人会认可他们的胜利,而且到最后,他们仍将输掉情感层面的争辩。争辩达不成任何成果。它只会让所有人心生怒气,然后继续一种人人内心受伤的不良现状。

有时你能在正确时机搞定某人,看起来用理性说服了对方,甚至让他们认可你的结论。但几天过后,事情却像那次交谈从未发生一般。对方在你并未注意时,暗中又按下重置按钮 — 他们甚至不会告诉你此事。

你能至少看出这种做法并不管用吗?即使当你认为已经取胜,你却已输掉争论。正如俗话所言,违背自身意愿被说服的人仍将持有相同意见。

有无可能,这种社交问题其实源于你和自身不理性一面的相互关系?若你未能尊重自己的不理性一面,也不会尊重他人身上的不理性一面。对方将察觉出你缺乏这种尊重并做出回应。

美国当前正从国家层面,用整个特朗普现象上演这种闹剧。特朗普就是不理性的总统候选人。他的争辩毫无逻辑道理。在理性层面上,把他选为美国总统对整个国家而言将荒唐可笑。然而他仍有大量充满热情的不理性支持者。在某种程度上,这次选举周期就像一场巨大疯狂的边缘戏剧 — 人们对不理性的一次狂野表达。

理性人士尊重特朗普和他所扮演的角色吗?看起来并非如此。但我们当然知道这种状态会导向何方。若你用不尊重对待不理性,只会让对方的火焰更加高涨。

我其实挺尊重特朗普 — 并非在政治候选人方面(那样会显得滑稽荒唐) — 而是在作为小丑方面。他对整个共和党和美国都开了个巨大玩笑。一方面,整件事都令我忍俊不禁。另一方面,我认为在如何面对不理性行为上,此事给所有人上了些很好课程。抵制和诋毁真的管用吗?不过,只是为保证自身安全,我正在加拿大写作此文,并对在美国之外花上大量时间感到越来越舒服自在。;-)

你对不理性之人的尊重越多,他们就会越少烦扰你。请别期望对方变得理性。也不要试图在他们面前扔出理性做法。

那么面对亲人、同事或朋友又该怎么办?即使在自己看起来受到妨碍时,你还能尊重对方的不理性行为吗?你能把对方的不理性缺点,看成探索自己和不理性行为间相互关系的一次邀请吗?

此外,你给不理性一面足够多的表达机会了吗,还是在不断压抑它?你是否把自身的逻辑思维用得精疲力尽,以至于无法在8小时工作日里,完成两小时高效专注的工作?你又会花时间与混乱变化一同玩耍,从意料之外的角度邀请获得全新成长体验吗?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