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设计StevePavlina.com网站 — 第1部分

这篇文章是共有9部分的系列文章的第1部分,此系列文章说明了我用来重新设计和发布StevePavlina.com网站的全过程。从开始到结束,这一过程花了大概7个月时间。大家可以把它想成一份深入的事后分析报告。我认为对于任何经营网络生意、拥有WordPress博客网站,或有兴趣创建自己网站的人士,此系列文章将颇有价值。我会在其中说明大量细节,包括自己如何做出关键决定,如何解决问题,以及如何获得所需各种技能,以驱动整个项目由始至终。你还将看到我是如何利用个人成长的普适原则,来指导个人决策和行动,尤其是在先前技能储备不足的情况下做成此事。所以此系列文章,会像一本免费小书,为你提供处理一个大项目的深入见解。我也希望通过分享这段经历,能帮你成功应对自己的某个大项目。

请注意,若你是在此系列文章最初发布许久后才看到这些文字,我在其中指出的一些网站设计细节,可能与你在StevePavlina.com网站上看到实际样子不太一致。本网站在此系列文章发布后将持续进化完善,所以有些网站元素注定会发生改变。

思维心态和内在动力

当应对一个新挑战时,我通常喜欢从“真实”原则开始着手。这意味着尽最大努力确保我的想法、信念和心态都建立在现实情形的基础上。有时它意味着要小心谨慎,别把个人自尊与项目成功纠结在一起,因为想要回避失败,而导致自己拖延不前。“真实”原则还包括,确保自己不把毫无必要的恐惧、担忧或犹豫因素,投射在一个挑战之上。当能很好遵循“真实”原则时,自己就会处于一种实事求是的“我能做到”心态。我将激起那些积极的内在动力,而非消极的负面压力。

对于眼前挑战的内部和外部真相,我会花大概20分钟进行评估并坦然接受。自己通常是用写日记的方式做此事。

让我们先从外部真相着手。当我开始处理这个项目时,对大家来说显而易见的是,我的网站看起来非常过时,极需一次面部整容。我偶尔会从别人那里收到反馈,对方询问我的网站是不是上世纪90年代设计的。它其实是在2004年10月1日上线运行,但时间也没那么久远。因为网站是基于2004年的外观主题搭建,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所以并未提供响应式设计。

网站在后端其实也显得有点混乱。它由几十页手工编码的HTML页面,自定义的PHP脚本,还有一个WordPress博客结合而成。网站上许多页面都没有整合到WordPress博客里。我利用名为Coda的Mac电脑程序编辑这些页面,想对它们进行更新时,就通过FTP传输到网站上。我知道把所有内容整合到WordPress里会便利得多。我也知道完成此事需要花费大量工作。这还只是重新设计整个网站的一小部分工作。

尽管外观过时,我的网站依然吸引着许多流量。StevePavlina.com从发布开始已有超过1亿访客,通常每月有不止1000万的页面浏览量。网站上有些单篇文章每天都能持续获得成千上万页面浏览。人们来到这个网站是为阅读内容,而非因为它漂亮好看。

即使流量不小,网站依然非常好用。它没有故障或漏洞。不过在前端和后端,它都需要来次重新设计。我在2004年所做的一些设计决定确实不错,另有一些则没能很好经受时间考验。

这个网站也一直有着良好收入。从2006年开始,它就能持续带来6位数年收入,而且是在没有一分钱广告收入的情况下。虽然提高网站变现能力,并非重新设计它的主要因素,我认为一个外观更新颖的网站,很可能将吸引更多重复流量,长远而言也能产生更多收入。

至于内部真相,我在情感方面与旧设计也不再有一致感受。先前的设计为大家很好服务了许多年,我也会不时做些逐步改进。但自己感觉准备好了继续前行,要用更棒的设计替代它。不过,我此前对整个项目的工作量感到难以招架,所以推迟处理了多年。在大多数年份里,自己生活确实因为其他事情而过于忙碌,比如举办工作坊,经历离婚过程,处理个人生活和生意的其他部分等。所以这个项目一直被我置于脑后,自己总觉得它再维持原样几个月也没问题。我并没有改进它的即时压力。

我也承认,那时还不具备独自完成这个项目的技能。设计并非我的强项。我是色盲,这对于做出好的设计显得更为困难。我相信自己可以学会需要学习的技能,也热爱打造各种新技能。但我也意识到,做成此事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耐心。我必须提升自己某些劣势技能。

我觉得要处理这样一个项目,试图零碎进行各种小升级并非明智之举。整个网站确实需要从头开始再次设计,而非做出递增式改进。我感觉处理它的最佳做法,就是采用沉浸式风格,意指我要一头扎入网站开发,在其中生活呼吸,直到项目最终完成。我认为沉浸式做法是个好决定。这个项目的不同部分之间,存在大量相互联系。若把项目的各个小部分,分散在过长时间里处理完成,对于各部分该如何恰当融进整体之中,自己就可能失去那种宏观理解,而这很可能导致一些前后矛盾的设计决定。

对于旧网站、整个设计项目和自身感受的真相,接纳它们并不困难。我多年前已经接受了这些真相。主要挑战在于,自己要创造出全然投入到这个设计项目里的足够生活空间。最终我的日程安排得以足够开放,自己感觉已做好开始行动的准备。

作为经验丰富的游戏开发者和出版作家,我知道让一个创意项目从成形到交付是件难事。人们很容易在行进途中迷失于堆砌功能,也很容易被分心干扰,还容易对细节工作感到不堪重负。与此同时,我想要从容不迫地推进此事,不希望网站在不成熟的状态下就匆忙发布。虽然这种标准不太具体,我还是决定,自己要在感觉准备好发布时,再发布全新网站。我预想在发布之后,自己仍将有更多改进网站的想法点子,而且毫无疑问,读者访客们也会贡献各种建议。所以发布工作不会是网站改进的终点,但它会是前进途中的一步巨大飞跃。

在实践中,这个相当模糊的发布目标,所起的作用效果还不错。很可能与必要程度相比,我在网站开发上多用了几个月时间。自己本可更早发布,之后再添加许多改进之处,但我并不后悔自己实际发布的日期。

结果表明,同时处理新旧两个网站一段时间,就是让我朝着发布目标不断取得进展的最佳动力之一。在有了新网站的不错原型设计后,我依然必须处理旧网站数月时间,这会激励我持续完善新网站,让它向着发布状态前进,从而最终替代整个旧网站。新旧两个网站间显眼的反差对比,就是让我持续工作的绝佳动力。

在整个项目完成期间,我的工作动力和勤奋程度都保持得很好。我会在需要时适当休息,包括一些短期休假,以及去往墨西哥的一次两周半旅行。我认为自己对生活节奏掌控得还不错。

我并未预先设定最后期限,因为自己无法预测整个项目要花多长时间。我确实熟悉这些需要完成的工作,但它是个创意项目,而创意工作经常难以预测。对我来说,最终结果的品质要比完成任务的速度更加重要。我想正确恰当地完成工作,而非匆忙赶工。当人们问我新网站何时发布,我常会告诉对方“等准备好时”或“很快”。我不想人为制造压力,也不想让社会压力不利于自己。

回顾过去,我能看出自己早期做了些不错决定,从而让整个项目得以一路顺畅进行。这些决定包括选择正确工具,并寻求来自他人的帮助和支持。由于自身动力高昂,我常会一天花上12小时致力于这个项目,而且很享受所做工作。

在思维心态方面,我决定像个探索者那样处理这个项目。我不想让自己压力过大,或迫使自己实现某种特定标准。我决定将它作为一个成长试验来面对。我会不断探索,并让自己沉浸于网站设计。我会探索如何创造个人网站的更佳版本。我还会探索某些个人劣势,以及如何将它们变成个人优势。作为一名探索者,除非不再探索,否则你将无法失败。所以我需要做的一切事情,就是去不断探索。首先我不会把新网站想成自己要建立或创造的某种事物。我会将它想成要通过探索和发现而不断进化的某种事物。

社交支持

我曾和大家分享过自己为何没有聘用网站设计师。看起来显而易见的是,我应该为此项目招聘一位设计师,自己也花过很长时间寻找设计师,但从未发现一位感觉合适的人选。我收到过大量想要帮忙的设计师们的自荐,但并未看到任何令人心动的作品。我信任自己的直觉,谢绝了所有推荐作品。回顾过去,我很高兴事情是这种结果,因为自行处理这个项目,是趟有着深厚回报的个人成长之旅。若我聘用一位设计师,自己将错过大量技能拓展经历。

开始一个新项目时,我通常喜欢寻求一些社交支持。我这样做并非为获取外界监督;而是要提升自己沉浸于项目中的因素。通过让那些在我试图去做的事情上技能娴熟的人们进入自己生活,我便可从他们身上不断学习,获取前进动力,并激励自己提升个人标准。好的社交支持可以激发大量行动,它还能帮我克服惰性,不断前进。

在网站设计方面,找到好的社交支持来源并不困难。在2015年8月19日,我第一次参加了拉斯维加斯的WordPress见面会团体,自己一周后便开始着手这个项目。此团体每月在Innevation Center聚会见面两小时,我在处理网站设计项目期间,几乎参加了他们的大部分聚会。这个决定棒极了。几乎在每次见面会上,我都能了解到应用在自己项目上的新想法和资源,比如可用的优秀开发工具和插件。我会在后面的系列文章中分享这些内容。针对个人工作进程,我还能从见面会上的一些开发者那里收获反馈。

通过见面会团体,我还知道了WordCamp,它是个为期两天的WordPress大会。许多城市都有年度举办的WordCamp大会。下次举办拉斯维加斯WordCamp大会的时间恰到好处,就在2015年9月19-20日,离我开始自己的设计项目只过了几周时间。40美元的入场费极其划算。我在会上收获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和想法。我经常发现一旦开始着手一个新项目,这个宇宙世界便会一路给我发来美妙的线索和资源。但若自己原地不动,我将永远没法获取这些信息。如果不参加见面会团体,我甚至不会知道WordCamp大会的存在,更别提想着去寻找这种资源。只有自己开始行动,各种资源才能进入我的现实世界。

我很喜欢“吸引力法则”有时发挥作用的美妙方式。当我形成一个意愿,并开始向其中投入能量时,即使自己最初的行动并不直接,而且随意偶然,好像这个宇宙世界会在半路迎合我,为我带来丰富的帮助和支持。但若我停滞不前,只是想着开始着手,却用无穷无尽的预先计划让自己原地打转,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也不会出现额外支持和帮助。这就是我为何喜欢在开始一个项目时,便直接寻求一些社交支持。它也是让某些积极能量流动起来的好方式。

另一种沉浸因素,就是告诉人们我正致力于升级自己的网站,比如告诉参加见面会的其他人士。听见自己亲口说出这类事情,让它显得对我更为真实。这让我感觉并非只是在考虑做此事。即便还未写出一行代码,当说出“我正做这件事”时,自己就感觉转入了行动模式。

若让他人也涉及其中,即使只有很小的程度,也会让一个项目更有乐趣、社交和激励元素。我每次都把笔记本电脑随身带到WordPress见面会,还有WordCamp大会上。有时我还向人们展示开发中的网站,并寻求反馈意见。或去谈论遇到的一个问题并征求建议。从经验丰富的网站开发者那里,我收获了一些极妙的反馈和建议,从而节省了自己大量时间和麻烦。我还收到一些前瞻性的帮助,使自己得以避免一些陷阱和添加某些功能,而这些事情我原先甚至根本考虑不到。

从个人成长之旅的角度上讲,你可以将此做法,看作有意应用我书中提到的“爱”的原则。当我们与一个目标或项目产生更深联系时,就能取得更快进展。而深化这种联系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让自己周围满是能提升沉浸因素的人士。我发现直到和除非自己从本质上准备好了完全沐浴其中,我将很难一路坚守一个项目,直至将它完成。所以最近几年,我一直试图尽可能一次只专注处理一个大项目,从而能以沉浸状态,逐个处理它们。这种做法到目前为止确实很高效,但它也要求一个人具备大量耐心,因为会有其他许多应当完成的义务事项不得不推迟延后。我必须不断对朋友们说:“请过几个月再问我这件事,我到时也许能答应,但现在确实不行。”

设计哲学

我知道自己想为整个网站做次彻底的重新设计。开始动手时,我对新网站看起来该是什么样子,并没有清晰图景。自己对于想要做什么只有抽象感受。

我的最高优先考虑是易用性。这个网站建立的目的是帮助人们成长,我想让它的外观和给人的感受都与这个目的相一致。这意味着要清除各种杂乱元素,让整个网站更易使用。我想让人们在阅读文章和收听音频时能够不受干扰。大多数人来到这里都是为看文章,所以我尤其想让人们拥有愉悦的阅读体验。只是刚开始时,我并不知道如何实现这个目标。自己有的只是抽象想法,而非扎实的设计决定。

另一个关键改进,是让网站兼容各种设备。我想让它在所有阅读设备上都有良好观感 — 包括大显示屏、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等。一般而言,这个网站大概40%的访客都是通过手机阅读(苹果手机占绝大多数),大约5%使用平板电脑(大多数是iPad),其余55%的访客使用桌面电脑或笔记本电脑。与我2004年刚创建这个网站时相比,这是非常巨大的转变,那时离第一部iPhone问世还有三年。我以前一直在用WP-Touch插件将网站转换为移动版本,但它的作用像个拐杖,只适用于网站的部分内容。我原本需要的是响应式网站主题。由于响应设计是如今的标准做法,这也是自己网站明显要做的升级改变。

在后端,我也想要一个容易管理和维护的网站。由于旧网站是WordPress、HTML和PHP文档的混合作品,导致有时管理起来挺复杂。这次重新设计的很大一部分工作,便涉及将网站所有部分都整合进WordPress,并把自定义的PHP脚本,用像插件之类的WordPress解决方案进行替代。这样也能给网站带来更加安全的好处。

对我来说,自己网站的访客都是真实的人类,而非数据库里的数字。我已亲自见过他们中的数百位,也拥抱过他们中的数百人。甚至我女友Rachelle都是自己的一位用户。在重新设计时,我尽了最大努力应用众多同感设计。我尝试让网站界面看起来清晰明了,最小化各种潜在困扰。虽然自己确实会考虑流量或变现,但我的设计并非主要为了这些方面。我认为若网站设计尊重那些访问它的真实人类,流量自然会继续表现良好,收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我的目标是做到清晰简洁,但本身并非要追求极简主义。我不是极简主义者。从个人角度讲,我不是非常喜欢极简主义网站。我感觉从网站上剥离太多东西,会让它感觉过于单调和毫无生气。我觉得偶尔应用些特别设计,比如有节制地使用一些简单动画,会让网站更为活泼,也更有互动体验。新网站发布后,我收到封邮件,来自一位明显是极简主义粉丝的设计师。在其邮件中,他误以为我想实现极简主义设计,并觉得新网站并未达到目标。对于那些明显的疏忽之处,他在邮件里提供了一列需要变动的修改做法。但我在网站开发期间,其实测试过他给出的所有建议,因为那些改动做法的效果并不好,我才舍弃了它们。

我从几年前探索时尚穿着的经历中学到的一个理念是,自己对衣服的选择其实能反映出个性的某些方面。我认为把这个理念应用在网站设计上也说得通。我想要新网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自己的个性与品格 — 一个感觉像我一样的网站。尽管旧网站可能满足我2004年的个人标准,但我觉得它已不再像自己。我思考了如何能让个人价值观影响网站设计,比如体现智慧、优雅、诚实、喜乐等价值观。回顾已经发布的网站版本,我认为它在很多地方都表达出这些价值观,但仍有些个性层面没能反映在设计中,比如我的不羁或幽默感。但我不确定自己能在不降低易用性的情形下,融入这些个性特征。不过,有些个人品质更易通过其他部分的工作得到表达,比如演讲和工作坊,所以目前我对现有设计还算满意。

这个网站在十多年时间里一直有着丰富流量,所以获得更多流量并非设计的优先考虑。如今我更感兴趣的是,更好服务现有读者,并继续吸引那些决心一生追求自我提升和清醒成长的人士。特别是考虑到这个网站的变现方式,流量的质量要比数量更为重要。由于我的作品从2010年起已放弃版权,其中大部分内容都被重新发表、翻译和在其他网站消费过。因此获得直接流量,是我较不重要的考虑因素。

当新访客首次来到这个网站,我主要想邀请他们体验免费内容。自己并不期待他们马上注册我的邮件列表、购买产品,或参加工作坊。我只想让人们通过至少阅读一篇文章、收听一个音频,或观看一个视频,来收获一些有用价值。之后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想继续留在这里,去探索网站的其他部分。

我不想为了普通用户或随意流量而重新设计这个网站。我想为参与度最高的那些读者设计它。这些人有时会花数小时阅读我的文章。他们能看出清醒成长的潜力,并严肃认真地对待成长。他们会致力于提升自己。他们总在寻找可以应用的好点子。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并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他们会积极阅读,参加工作坊和研讨班。他们喜欢付诸行动。我首先想让网站为这些人变得更好,而非为只想寻找信息填补空虚的一次性访客。

随着经历这个设计过程,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采用一条强大捷径,来做出合理良好的设计决定。自己设计所服务的人群和我非常相似。所以我意识到,若设计出自己真正喜欢的网站,它很可能也会让我的大多数读者满意。无论何时要做出棘手决定,我便会暂停下来问自己:假如这是我经常访问的他人网站,我更想看到什么结果?这种做法简化了许多决定。例如,我讨厌其他网站出现弹出窗口,所以我的大多数读者肯定也不喜欢这种设计;因此,这个网站不会采用任何弹出窗口设计。

为何没有评论功能?我只在博客上线头一年启用过评论功能。一旦网站开始每天收到100多条评论,我便永久关闭了这项功能。那还是2005年。我在两篇博客里分享了自己关闭评论的原因:《博客评论》和《博客评论续谈》。那些原因到现在依然合情合理。我并不觉得评论会给这样的网站添加太多价值。它们会让网站变得更有粘性和上瘾,但我不想让人们上瘾。我想让人们付诸行动,并为自己测试各种想法点子。根据个人经验得知,那些无休止谈论个人成长的人士,经常会把它当做一种拖延方式。也就是说,防止辩论并非我的本意。因为自己文章都已放弃版权,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重新发布或链接它们,与他人讨论和争辩深有共鸣的内容,许多人也确实这样做了。在过去11年里,无需处理各种评论和留言垃圾,肯定节省了我大量时间。我依然珍视高品质反馈的价值,但反馈信息是我看重质量胜过数量的另一个领域。我常会在面对面的互动交流,和认真仔细的邮件书信中,收获最高品质的反馈信息,而这些反馈已极其丰富。

品牌宣传方面又怎样?正如我在《建立品牌源于恐惧,纯素扯淡》一文中所分享的,自己不会考虑建立品牌的事情。因为我是一个人,而非一个品牌。我更喜欢从建立感情关系的角度进行思考。我喜欢和自己的读者以真诚友谊、同志情谊、相互支持、喜乐有趣为基础进行互动。我们都是同一个团队的成员。试图把自己作为一个品牌展示给这些人,如同把自己作为一个品牌展示给女友。这种做法简直愚蠢,女友也会直接嘲笑戏弄我。由于我总在学习、成长和改变,所以不想强迫自己活在某种人造的公共形象里。我有其他做过此事的朋友,自己能看出这种做法长远而言对他们造成了多少困扰。建立品牌就是试图去控制他人想法,而我对此毫无兴趣。我更愿鼓励人们为自己思考。也许这样做更加冒险,但也更为有趣。

再次说明,因为我的作品已放弃版权,其他人用我的名字出版了至少150本书籍,每月还有更多书籍被发布出来。人们创建了许多网站,用各种不同方式来分享我的作品,我对这些做法毫无控制。所以就算我想控制所谓的品牌身份,也没法做到。我对花费多年人生,去操心个人名声毫无兴趣,而且那种名声只存在于其他人脑子里。面对自己热爱去做的事情,操心个人品牌会是巨大的分心干扰。我发现更轻松容易的做法,就是接受一些人会叫我圣者,另一些人则叫我妖魔的事实,而且我对所有叫法全不介意。拥有一位充满同情心的女友让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我知道为网站创作一个logo是常规做法,但自己也选择不为此事麻烦费神。再次强调,我是一个人,而非一个标志,这个网站也是为人而建。也许某天我会找到一个好方式,把自己缩减成一个logo,但目前此事还未发生,我也不会为它操心得睡不着觉。把个人照片放在页眉位置,看起来也挺古怪,只会给网站添加杂乱感觉。用自己名字作为主页链接看起来就没问题。这种做法简单又诚实。

我的终极设计目标是创作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网站。我猜若能做到此事,最终结果很可能也会让读者们满意。我在新网站发布后12天里收到的反馈,一直都非常积极。显然自己采用的简单标准,所得效果相当不错。困难的部分在于,我要对是否真正喜欢某种设计,保持完全诚实。假如自己不喜欢某个地方,我就应该明白,它意味着自己必须重做那处设计。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